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些天是有些怪,胡子买了吸面奶爽肤水把自己搞得像黄花闺女,偶尔还会喷点香水,在宿舍里来回走几趟,舍友看得两眼发昏,差点没跟着翘起兰花指。刺猬买个熨斗,把自己的西装来回熨,可能是电力太大,直熨得冒烟三丈,火花四溅,活生生的在裤子上运出了个橄榄球大小的窟窿,直接回到开档裤时代不说,把宿舍一边的墙都给点着了,为了这事刺猬没少给指导员磕头。熨斗于是被遗弃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海盗把它拿出来煎蛋,才终于又给了英雄用武之地。多罗一整天对着电脑,不是毫无表情重复打简历,就是和电脑掐架,掐得直哇哇叫,天知道他在干什么。

  窦豆觉得形势蹊跷,便不敢再在宿舍待着,晚饭之前匆匆下楼,谁料那楼梯年久失修学生还没毕业它就想提前退休,哐铛一声砟了下来,之后几周窦豆就整天轮着一个白色的大火腿在宿舍里晃悠,生怕哥们饿着了。窦豆看来对这个特级香肠看来是吃不消,每夜捂着香肠嚎咆大哭,那声音虽然没有震天捍地,起码会吓得一帮胆子不大的家伙小便失禁。日子久了,自然会引得江湖风声四起,最后把窦豆的前女友给引了出来。对,是前,说多前也没多前,就几天前她准备去美国留学,而追她的男生准备上哈佛了,而窦豆还在宿舍等毕业证书,于是就和他saygoodbye了。窦豆当初想不开也想考哈佛,舍友劝他还不如直接跳楼伤害来得小一点。自从那以后窦豆不再整天徘徊在女生宿舍楼下,不再某个窗口下大喊“爱老油”,不再大家鼾声四起的时候跟大家传授泡妞的秘笈。当然大家再也没有吃到他女朋友送来的龙岩花生,晚上嘴馋得直磨牙。这次看来不只是兄弟们嘴馋,他前女友也奔着他那只特大香肠就过来,一见面先是“哇”的一声,然后“呀”的一下,吓得我们都不敢吭声。窦豆把香肠抬起来给她闻,然后就两人泪流满面,估计是饿太久了吧。大家感动得不行,于是准备出去回避回避,突然听那女的大声喊,“你不把那些视频删了我扭断你的胳膊!~~”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帽现秃瓢站在门口的海盗突然觉得一丝寒冷,零星的头发随风飘动,远看像是一缕黑烟。为了这缕黑烟,他在大学四年的生活里没少被心中的女神当笑柄念叨,几次尝试黄昏恋都惨遭失败,但他依然那么的坚信的爱情,窦豆的美丽爱情就一直是他向往的童话,这个喊声对他的杀伤力远大于窦豆。

  于是海盗自杀式的袭击了食堂的麻辣豆腐,吃得满桌鼻涕,害得方圆三米没人敢进食。谁都不知道窦豆的爱情故事到底对海盗有着什么样的不同寻常的意义,但看着海盗号炮大叫的架势估计也不轻。多罗拍着海盗的肩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看你就是没谈过恋爱的像,这么天真。这话说得好听,多罗大二的时候还站在相思河边给远在北京的女友弹吉他,那声音在不到八米的距离内就被一群女生唧唧呱呱的闲掰声中消失。天真的何止是海盗,只是多罗在弹吉他不久后的一天,接到了一个“流言”,说他女朋友在北京的校园里和一个很帅的男生卿卿我我。多罗还在痛骂流言的恶毒表达对女友的信任的时候,一个电话铃声狠狠地给他上了一堂实践课。她女友真直接不像窦豆的女友还讲一堆堆什么“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你对我很好”,劈头就说两句话,“咱们不合适,分手吧!”说完没等多罗鼻子哼一声卡一下电话就挂了。评论家一直认为这样的分手方式可以相当程度节省分手费用降低能源损耗,每人每次分手少说几句话,全中国每年就可以剩下多少话,为此减少的电话费用电费相当庞大。好了,不谈电费的事情,继续说说可怜的多罗,自从那以后,多罗总觉得谈情说爱的事情真是太天真,他觉得爱情不过是用来掩饰自己欲望的工具而已。于是他从以后便下定决心再不对女孩子真心,并且为证明爱情的虚伪而奋斗。于是今天看到海盗这等模样,不由得秀起成熟来。

  海盗被这么一说,感动得不得了,转身就扑到多罗的怀里,把一脸的眼泪鼻涕还有辣椒酱往多罗身上搓。多罗的脸一下子绿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高挑,步伐曼妙,长发飘逸,神采飞扬的女生从食堂的入口一步一挪地走了进来,整个食堂的亮度突然增加了一倍,餐厅的格调也猛地升了一级,媚眼一抛,柜台上的金属板吱吱作响。多罗那敏锐的眼神一下子迟钝了下来,刚才装成熟的嘴巴呆滞地开着。而海盗却没有发现这一变化,那脸还固执地在多罗的怀里跈。多罗知道这并不是他的爱情救护者而将是下一个他的试验牺牲品,他对此深信不疑,于是他顺手推开海盗那执着的脑袋,轻轻地说了一声,你先歇一会。起身向着那个曼妙的身子走过去

  食堂,那是排队的训练场所,所以来这里的人都学会一套独特的排队绝技。就在那个美女以最优雅的脚步完成靠近队伍的那最后几步时间里,多罗用百米速度风速赶到,双手还配合表演地来回晃动了两下以显示其匆忙程度。美女这时看有人抢位,再想抛弃优雅不顾向前狂迈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守在后面直跺脚。多罗暗自偷笑,他罪恶的黑手已经慢慢地向这个美女伸去

  刚才优雅的淑女突然荡然无存,在多罗后面张牙舞爪恨不得立马吃掉他。终于轮到多罗打菜,摇头晃脑点了一堆,都不知道他想怎么吃,刚才才刚刚吃了一缸的米饭。他是乎想起了什么,左摸摸屁股,右摸摸脑袋,大概是忘记了什么。师傅隔着窗口用那种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他,估计在这边吃霸王餐,准得被拖出去砍了。多罗是乎并不着急,又摸了摸身子,然后转身对刚才那女孩说,“哥们,借饭卡用下,我给你现金。”

  那女生撇了多罗一个白眼说:“谁是你哥们呀~~”一副报仇雪恨的架势。多罗脸子一提,做出一副可怜吧唧的乞丐样,那眼神谁看了都得吧啦吧啦的掉眼泪。那女生噗哧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摇摇头往包里掏东西,此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挂在多罗脸上邪恶的笑容,雪白的牙齿发出耀眼的光芒。

  付了饭钱多罗兴冲冲地找了一个桌子做吃饭状,细看每调羹不超过两个米粒,喂老鼠都不够。海盗还呆在原地傻眼,他想多罗脑子是不是坏了。其实多罗不是脑子坏,是坏心眼,你看那女生自己买完饭就飞奔地向着多罗那边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甜蜜的情侣。

  “喂,你不是说用现金还我的吗,想不给钱呀你!”那女的劈头就训。

  “没,没,我这就给你钱,我只是饿饿呃”多罗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嗝接着说,“饿了我马上给,你等下。”

  那女生才收了怒火,看着多罗急冲冲的样子也显得怪可怜的。

  “呃~~”多罗好像恍然大悟了,或者是故作恍然大悟状,“哎呀,只有一块钱呀~~”

  “哇塞,搞半天你是耍我啊,”那女的来劲了上嗓门提得老高,“干嘛,想调戏我是不是!?早说嘛~~”

  “没~~没,”多罗显然没遇到这么厉害的,有点不知道如何应付了,“我马上回去拿,你等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