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与炮兵威力齐头并进的是筑城和攻城技术。在战争艺术的这个分支方面,凯撒可说是举世无双。公元前五二年在阿里西亚围城战中,据计算他的部队从堑壕中挖掘的土方一共有二百万立方呎。四年之后在迪鲁基姆的围城战中,他们的挖掘工作也差不多同样艰巨,而在公元前四九年的马西利亚围城战中,所有机械都被使用过。

  虽然战争技术的进步可能减少生命的损失,但却使防御变成较强的作战形式,由此阻碍了主动精神和勇气的发挥。此外,规模如此巨大的职业军队和战斗力量的惊人发展,再加上各省区都尾大不掉,越出了中央政府的控制范围,结果使将领们的独立性日益增加,从而使元老院和民众的权威成比例减弱。同时出现了更大的困难,就是这些新型的职业军人并无一定服役期限,服役多年之后也无法保证其一定退役,而退役后生活又无一定保障。这些因素的总和,加上环境变化就会导致内战爆发和独裁制度的建立。

  高卢被征服之后,罗马面临的情况就是要么变革要么瓦解:元老院和人民已经无能为力,所有权力都集中在凯撒和庞培手中。两个人都以民主主义自居,凯撒相信“君王的民主”,庞培主张自由主义。凯撒活力充沛,庞培暮气沉沉;他们都不希望发生战争,但战争却无法避免,因为新思想遭遇到了旧传统,而旧传统却缺乏活力,固步自封。

  在这种环境中,元老院支持庞培,而地方城镇和人民则大致拥护凯撒。凯撒希望在公元前四九年七月当选执政,为避免敌人趁他交出指挥权与接任执政前的间隙对他进行莫须有的指控,他决定留在高卢到公元前四九年底,直到公元前四八年年初再到罗马去任职。此后,照他的计划就准备接管对安息的战争指挥权。但早在公元前五一年或公元前五○年时,庞培就已经倒向元老院方面,于是反对凯撒的人认为依照法律,凯撒在公元前四八年虽然可以请假,但请假时却不应仍然保持军权。阴谋日渐成熟之际,凯撒也充份了解到这一点,于是他暗示说只要庞培也采取同样的办法,他可以交出军权和省区。庞培拒绝了;于是骰子掷出来了!元老院宣布国家进入危险期,公元前四九年一月七日,所有市民奉命武装起来,由地方官把他们编成军团。

  虽然罗马公民已不再能组成纪律严明的精兵,可这却使凯撒处于危险境地。庞培和元老院控制了大海,在西班牙有八个精锐军团,在意大利有两个,在叙利亚、马其顿、非洲和西西里还有其他兵力。凯撒能立即召集的军团只有一个,就是驻拉文那的第十三军团,约有步兵五千人和骑兵三百人,从陆路到罗马还有二四○哩。面对它的有庞培的两个军团,一共七千精兵,驻扎在鲁西里亚。至于凯撒的其余部队,一半在苏尼河和罗讷河边,一半在高卢北部。

  尽管在数量上居于劣势,凯撒却决定在庞培和元老院能动用其兵力之前开始打击。到公元前四九年一月十四日,消息传到罗马,说他已经渡过卢比孔河,并已进入阿里米乌姆(即今之利米尼)。庞培知道民众都拥护凯撒,所以决定放弃罗马和意大利,在鲁西里亚十四个支队的兵力掩护下,把他的部队集中在坎努辛姆和布林底西两个据点。他命令在康宾努的征兵,共为三十个支队,向坎努辛姆集中。他希望另外三十个支队的兵力会从科菲尼乌姆(即今之圣-法利诺)前来加入。新任命的外阿尔卑斯高卢总督赫罗巴布斯也在那里。虽然过去他并非庞培部属,可是大约在二月六日时,庞培力劝他率领所征兵员向南移动。不过因为听到凯撒正向特伦提努前进,所以他决定留守不走。

  凯撒立即抓住机会向敌人发动打击,二月十三日,他渡过阿特努斯河(即今之皮尔斯卡拉河)准备围攻科菲尼乌姆。该城于二月十九日向他投降。他毫不停留,直向布林底西进发,庞培已将他能够集中的部队都摆在这里。第二天,庞培把部队的一大半运过亚德里亚海,退到迪鲁基姆(即今之杜茹佐)。

  三月一日,凯撒到了布林底西城下,第一步就是与庞培谈判。但是庞培拒绝考虑。等到运输船回来之后,就技巧地把其余部队都装上船,并运到伊庇鲁斯。这时凯撒也定下了战略。

  凯撒面临的情况是这样:放弃意大利之后,庞培已将他的部队分成两个主要部分,一部在伊庇鲁斯,一部在西班牙。虽然如此,因为他有制海权,所以很可能用夹击方式粉碎处于中央位置的凯撒。凯撒认清时间是主要因素,决定用最快速度向西班牙运动——那是庞培主力所在。同时为了阻止敌人对意大利发动经济攻击,他分别派两个军团去西西里和撒丁,保护粮食供应来源,接着命令他在高卢的九个精锐军团,外加六千骑兵和部分弓箭手,集中在马西利亚附近。

  庞培从布林底西渡海逃走后两天,凯撒启程于三月二十九日回到罗马。他马上命令安东尼乌斯——通常被称为安东尼——指挥意大利境内的部队,搜刮了一万五千镑金条,三万根银条和大约三千万铜币——每个约等于两便士,此外又通过了一些法律。大约在四月五日左右,他率领少数随从向马西利亚出发。他派了五个军团和六千名骑兵进入西班牙,并包围马西利亚城。六月,他留下布鲁图和特雷波努斯继续围城,他自己带着九百名骑兵翻过比里牛斯山脉与他的军队会合,向依利尔达(即今之利芮达)进攻。阿非拉努斯指挥的庞培部队正在那里宿营。

  阿非拉努斯拒绝会战,以免在这个作战季节遭受失败;凯撒的战略是用最低成本寻求会战。他采取一连串出敌不意的行动,最后切断了敌人的粮食来源,迫使他们非投降不可。胜利是如此全面,整个西班牙都望风迎降。他用非常宽厚地对待这些敌人,大约在九月底,他又回到马西利亚,加紧围城工作,直到该城投降为止。这时他又表现出他的谦恭大度,并不张扬自己的功绩。他留下两个军团防守,因为听说政府已任命他为“独裁者”,他赶回了罗马。他回来之后批准了有关借贷双方间的法律,召回了许多流亡者,对所有在山南高卢自由出生的住民都给与完全公民权。就职十一天之后,他就辞去“独裁者”的职务,不等正式提任执政,即先赶往布林底西。在十二月底,他又与他的军队会合。罗马史上一次最惊人的政治-军事性战役,就这样结束了。

  在西班牙,凯撒对庞培的威望进行了致命打击。消灭庞培在西班牙的势力可以使他无后顾之忧,而且凭他的智慧,他在意大利也已建立了相当安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但当他到达布林底西之后,却发现他的处境依然十分危险。

  庞培仍然掌握着帝国的东半部;他的舰队——有三百艘船以上——仍然是占优势的力量;他可以从埃及和勒凡特(注:即小亚细亚沿岸)吸收大量补给;他的陆军兵力也与日俱增,现在共有九个军团,总人数约三万六千人,而梅特卢斯·西庇阿还率领两个军团正从叙利亚赶来增援。此外他还有七千骑兵,三千弓箭手和一千二百名投石兵。他的基地迪鲁基姆距意大利海岸也只有一天航程。

  凯撒马上发现迪鲁基姆正是左右全盘的枢纽,所以需要立即加以占领,不过问题却是如何去占领。因为庞培的舰队控制着亚德里亚海,所以海上航行非常危险,可是凯撒决定冒险一试。不单单是因为经过依利库姆陆路可能要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时间,而且他从这个地形恶劣的地区挣扎前进时,庞培却可能乘机侵入意大利,击破他的基地。对他来说实在幸运,因为已是仲冬时分,庞培绝对想不到凯撒敢如此大胆冒险,所以他已到马其顿去召募新兵。与卢比孔河的情况一样,骰子又已掷下!凯撒决定采取似乎是不可能的路线,不仅因为他的战略是合理的,而且正因为似乎不可能实现,所以就更具有突袭的意味。

  凯撒把所有十二个军团都集结在布林底西,可是运输工具只够七个军团使用,凯撒却不愿意等待。他把七个军团装上船,大约有二万名步兵和六百名骑兵,没有携带任何粮食、奴隶和骡马。留下安东尼指挥其余部队,等运输船回来再进行第二次航行。公元前四八年一月四日,他上船出海。第二天,他在阿克罗塞努姆海岸的帕拉斯提(即今之帕莱沙)登陆——在迪鲁基姆南面,相距约一百哩。从那里,他又派代表去见庞培,再次提出和谈建议。接着他完成了部队下船工作,并立即向迪鲁基姆进发,同时又命令运输船于当晚驶回布林底西。虽然第一次航行时,庞培的海军司令比布卢斯好象睡死了一样,但现在却惊醒了。当凯撒正向奥里库斯和阿波罗尼亚推进时,比布卢斯就在敌船回航时进攻,击毁了三十多艘,所有落水人员都未加打捞,任其沉入海底。

  庞培现在距离迪鲁基姆要比凯撒以为的更近,他一听说凯撒登陆,就用强行军赶回迪鲁基姆。他早到一步,就在阿普苏斯河北岸的库西占领了坚强阵地。他的敌人则已占领该河南岸,与他遥遥相对。

  两军对峙的时间到底多久已经不清楚了;但因为越等越不耐烦,可能快到二月底时,凯撒就向安东尼下了紧急命令,要他立即渡海增援。安东尼在一天黄昏时候秘密带着四个军团和八百名骑兵开船溜走。乘着西南风,他绕过了在阿普苏斯河对峙的两军,在奈法乌姆登陆——在迪鲁基姆之北。然后他命令运输船只驶回,接着运送其余部队。庞培马上拔营向北运动去迎击他。凯撒也向东北移动,到了提拉纳,并派人去警告安东尼说庞培已经到了。安东尼避过了庞培的埋伏,在格鲁苏斯河边的斯坎比与凯撒会合。由于没能阻止敌军会合,庞培就退回阿斯帕拉格姆。凯撒既已获得安东尼增援,决心扩大作战区域。第一步,他派加维努斯率领两个军团和五百名骑兵到马其顿去迎击庞培的副将西庇阿,他正从色萨罗尼加(即今之萨洛尼卡)向北前进。第二步,他派一个军团,五个支队和两百名骑兵,到色萨利和阿托里亚等地区去搜寻粮食补给。这些支队刚出发不久,突然传来一个极坏的消息。

  凯撒留下阿西利乌斯指挥他设在奥里库斯的海军基地——在维罗纳湾的南端。凯撒的运输船就停在港湾中,为了封锁这个港口,阿西利乌斯已经沉了一艘商船,并将另外一艘系在它上面,在这艘船上又设了炮台。尽管有如此防御,指挥埃及海军支队的庞培长子格那乌斯却仍决心夺取凯撒的船只。他首先用密集的“火力”击毁了浮动炮台,接着清除了沉船,他的军舰开入港中,在炮兵“火力”掩护下攀登奥里库斯的城墙并夺获那些运输船舶。同时,指挥庞培亚洲舰队的是莱利乌斯,他也驶向安东尼设在利修斯的基地。虽然他没能攻下城市,但却把安东尼所有的运输船都烧毁了。于是凯撒在希腊海面的舰队全军覆没,没有留下一条船,他和意大利的交通线也完全被切断。

  换了另外一个人,这样的惨败将使其神经瘫痪,可是却使凯撒的决心更为坚定,一心只想迫使敌人接受会战。他沿着格鲁苏斯河向下游行军,扎营在南岸,正对着庞培在阿斯帕拉格姆的营地。他在那里把军队展开形成战斗队形。但庞培却拒绝应战,于是凯撒又决定冲向迪鲁基姆的敌人基地,这样或可切断庞培到那边的退路,即使庞培先退回那里,也可以将他封锁起来。

  凯撒拔营从阿斯帕拉格姆向格鲁苏斯上游进发。庞培先以为他是去搜集补给,但凯撒的部队到了克罗地亚拉后却渡河向北,庞培才认识到敌人是要去争夺迪鲁基姆。接着庞培也用最快速度,经过埃格那提安大路退回基地。凯撒通过了阿森谷地,把军队扎营在迪鲁基姆以东数哩远的山上。从那里他可以看见庞培部队的前卫正沿埃格那提安大道蜿蜒前进。一发现已与基地间断了联系,庞培的军队就扎营在叫作佩特拉的岩质高原上,位于凯撒营地正南,中间隔了一条溪流。

  虽然庞培的军队已如此接近,使凯撒无法攻击迪鲁基姆城,可是他却绝不放松对敌人的控制;而且为了自身的安全,也必须紧缠敌人不放。如果他向内陆前进,庞培就可以得到渡海进入意大利的自由,或是前进迎击他,或是把他引到开阔地带,这时凭着在数量上占优势的骑兵,也将是敌人占上风。所以,尽管因为派出支队后兵力已减少到二万二千人,凯撒还是决定围攻敌人。进一步说,他围攻庞培的部队可以使他自己的粮秣搜集队不会受到敌人骑兵威胁,同时又可以将庞培的骑兵限制在沿海草地,不久就会把所有青草吃光。于是凯撒立即命令部队开始构筑一条对垒线,环绕庞培的要塞阵地。对垒线从北面的佩特拉直到南面的莱斯尼基亚河,他占了连续山岭的地利,大部分阵地均在山地之中。总的说来,这条对垒线长达十五哩;在那个时代要算是最雄伟的野战工事。在它西面就是庞培的防线,长约八哩,在海岸线东面,距海岸一哩到一哩半不等。

  虽然舰队使庞培的人员补给可以源源不断,但不久他的草料和饮水都渐感到缺乏,因为凯撒把流向海岸的河流都进行人工改道,或者直接在上游筑水坝将其切断。(注:惟一途径只有从莱斯尼基亚河去汲取淡水,距庞培在佩特拉的营地有五哩远。)庞培的情况日趋困难,所以他必须决定是侵入意大利还是向凯撒进攻。因为侵入意大利就必须放弃迪鲁基姆,而他的补给和攻城机械却都储备在那里,所以他就决定向凯撒进攻。为便于攻击,他故意散布谣言说迪鲁基姆城中有部分叛徒,随时准备帮助凯撒进城。

  可以假设凯撒断然相信了这个情报,因为他留下苏拉指挥全军,到夜间他亲率一支小部队到了迪鲁基姆近郊,结果陷入陷阱,几乎丧命。同时,庞培用四个军团向敌人对垒线中点一座小山上的堡垒发动猛攻。守军只有一个支队,敌人虽然发射了三万枝箭,守军却坚守不退,直到有两军团的援军开到,庞培的部队才撤回。

  庞培接着决定攻击凯撒的最左翼,正当他拟定计划时,凯撒的高卢部队中有两名阿罗布罗吉亚籍的军官逃过来。这对庞培是个意想不到的好运,因为他们可以供给有关凯撒野战工事的一切详细情报。

  为完成对垒线,凯撒正把他的堑壕伸过莱斯尼基亚河以南的平地,为保护他的后方不受攻击,他又另外筑了一条对垒线。两条防线之间相隔约二百码,前一条包括一道十五呎宽的壕沟和十呎高的壁垒,后一条规模较小。这些工事还没完成,而面对大海纵贯两条防线之间的壁垒也尚未完工。庞培完全了解了这些情况:就是说在海岸终点之间,并没有纵贯的壁垒联结两道防线。

  面对凯撒伸过平原的对垒线,庞培也已将自己防线的右端向西沿莱斯尼基亚河北岸延展。在该河南面,他占领了凯撒放弃的旧营地。为确保与河流之间的交通,庞培另外从防线东北角挖了一条堑壕直抵莱斯尼基亚河岸。

  从这两个降将身上获得一切情报之后,庞培决定对凯撒左翼发动陆海联合攻击。他调动六十个支队的兵力到莱斯尼基亚河南岸,利用凯撒的旧营为作战基地,进攻凯撒的对垒线。另外从海上运送一支轻步兵,分两部分登陆:较大的一部分在对垒壁南方登陆,就从南面攻击它;较小的一部分在两道防线间的海岸登陆,就是那个尚未建筑纵贯性防壁的地区。这也就是说,凯撒的左翼将同时受到前、侧、后三方的攻击。无论从哪方面看,这个计划都很卓越。

  大约是七月七日那天,在黑夜掩护下,庞培发动攻击,轻步兵在拂晓前不久登陆。据守凯撒左翼的两个支队,此时正要在两道防线的海岸顶点换防,最近的预备队是马西里努斯率领的八个支队,他们的营地在两哩远的内陆。虽然这两个支队马上据守阵地作战,但因为敌军在防线之间地区登陆——这是那两位逃亡军官指出的弱点——侧击之下,守军惊慌失措地内陆方向溃逃,同时也阻碍了马西里努斯的援兵前进。

  庞培正要进攻马西里努斯的营地,安东尼率领十二个支队的兵力赶到将他们击退。接着凯撒本人也率领十三个支队赶来。此时庞培正忙于在海岸上建立一个新营地,就位于敌军内防线的正南。这个营地有双重目的:一方面可使他的船只安全靠近海岸,另一方面确保向南的平原,使骑兵不缺草料。这样一来,庞培已完全突破了封锁。

  为了尽量巩固左翼的安全,凯撒把敌人逼退到距海岸线一哩远的地方,把两条防线收回一半以上长度,在中间又赶筑一道纵壕,将其连成一气。其次,他听说庞培正调动部队开入莱斯尼基亚河以南的旧营,就决定趁敌人尚未完全占领前先夺回来。他在这边共有三十五个支队的兵力,但很明显,他并不知道这个营地与莱斯尼基亚河之间已经有一道墙壁联接起来了。

  他留下两个支队据守纵墙,其余三十三个支队组成两个纵队,在森林掩护下向这个营地进攻。左路纵队攻击东面,右路纵队攻击北面。左路纵队攻入了营地,将守军赶向西面,但右路纵队却碰上那道联接墙,以为这就是营地的围墙,就沿着墙走想寻找大门,结果直到莱斯尼基亚河岸边才突破这个墙壁,进入了夹在壁垒、河川、海岸与营地之间的平原上。

  庞培听说敌人攻击营地,立即赶往救援,他的骑兵扫过营地东面的平原。于是凯撒的右路纵队见后方受到威胁就企图撤退,但又为墙壁所阻。恐慌之中,士兵们纷纷爬墙逃命。此时,本已为凯撒左路纵队击退的守军,见到援兵来到,也发动了反攻。因为右路纵队已经溃败,喊声震地,于是左路纵队也随之丧失斗志,结果就一败涂地。庞培并未追击,所以凯撒真是侥幸到了极点。他收集残部,发现损失了三十二名军官,九百六十名士兵和三十二面军旗。据说多数都是在逃跑中被同伴踩死的。

  凯撒知道凭这些已经动摇的部队,已不可能再守住这条过长的防线,所以在黄昏日落不久,他开始撤退,利用迅速的夜行军来躲避庞培的骑兵,在第二天上午,他到了在阿斯帕拉格姆的旧营地。正午他又继续行军,摆脱了庞培的骑兵,于七月十四日到了阿波罗尼亚。

  迪鲁基姆围攻战进行之时,加维努斯在马其顿已经阻止了西庇阿,但由于凯撒撤退,他的后方丧失了掩护,于是凯撒决心与他会合。他的设想基于两个方面:用威胁西庇阿的办法强迫庞培离开海岸线,使他与迪鲁基姆的辎重隔开,这样就必须以同等条件作战。或者庞培渡海进入意大利,那他就可以把兵力集中在一起,改从依利库姆去救援。此时,庞培却已搁置侵入意大利的计划,因为他知道除非击败凯撒,否则决无和平之可能,于是他也决定与西庇阿会合。双方的会合都达到目标,凯撒与加维努斯在阿吉尼乌姆会合,庞培与西庇阿在拉利萨会合。从这两个城市,双方又前进到塞诺斯西法莱山下的法塞尼亚平原——原因至今不详。在那里,过去的幽灵终于面对未来的精神,正好似两百三十八年前在高加米拉平原的情形一样。

  法塞卢斯古战场的正确位置,曾经引起许多争论。许多人认为它是夹在法塞卢斯与恩尼佩斯河之间,但又有人说它位于帕莱法塞卢斯的附近。最近都认为后一种说法比较可靠,所以本书也以此为依据。照这种说法,凯撒是从阿吉尼乌姆向东南进军,在法塞卢斯附近渡过恩尼佩斯河,在河的北岸宿营,差不多就在帕莱法塞卢斯正北。庞培也赶到了,就在道冈迪斯山斜坡上扎营,在凯撒西北相距约三哩。不久,凯撒将他的军队在营地外展开成战斗队形。凯撒每天都逼近庞培的营地挑战。但庞培坚守不出,不肯离开他占领的有利地形。凯撒发现他在法塞卢斯的谷仓已经快要空了,就决定从现在的营地撤退,向东北前往斯科图萨——在塞诺斯西法莱正南——以便威胁庞培到拉利萨之间的交通线,这样也许可以强迫他放弃原有阵地。

  八月九日上午,帐棚都已经拆卸,行军即将开始之际,凯撒却发现庞培也正排列他的部队,这次与平常不同,不是靠近他的营地,而是在营地前隔了相当远的距离。凯撒马上向部下宣布:“我们不走了,准备会战,这本是我们一直希望事情。让我们作好准备,以后就不容易找到这样好的机会了。”

  他的兵力为八十个支队(即八个军团),一共为二万二千人,他只留下两个支队防守营地,而把其余的七十八个支队排成三道战线,左翼倚托在恩尼佩斯河边,面对庞培的一百一十个支队(即十一个军团),据凯撒说,其兵力为四万五千人。但在战争中数量并不能决定一切,在纪律、训练和士气各方面,凯撒的部队都要比对方强得多。正如弗勒尔在《凯撒传》中所说:“一方是古代寡头政治的最后残余势力,充满了不团结,自私和骄傲情绪,他们想的都是这一仗打胜之后如何升官发财。而另一方却在一个人的绝对指挥之下,他的心思清朗,所关注的就是此时此地的一切。”道奇上校也说:“庞培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其军队缺乏首脑,没有单纯的目标来控制和指导一切。反之,凯撒就是他的军队。这个整体本能的随着他的意志行动。自下而上都努力争先,他控制他们的一切思想和行动。他既是发条也是齿轮。”

  庞培的计划是确保其在恩尼佩斯河的右翼,再用他的强大骑兵去迂回凯撒右翼,绕过它并从后方加以攻击。他的战斗序列是这样:

  他把六百名本都骑兵部署在右翼,接着在他们右边把步兵形成三道战线,并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右翼由伦图卢斯指挥,中央由西庇阿指挥,左翼由赫诺巴布斯指挥。在全线左面,他集中了所有骑兵(除上述六百名以外),以及所有投石兵和弓箭手,由那比努斯指挥。此外,他派七个支队保护营地,并且把一些辅助部队夹在战线间作轻步兵使用。

  庞培正在排列战线时,凯撒却在一旁观察并猜透了对方的意图。他看出庞培是想迂回他的右翼,就在右翼集中了一千名骑兵,并用轻步兵加以支援,以对抗那比努斯的六千四百名骑兵。他命令苏拉指挥右翼,加维努斯指挥中央,安东尼指挥左翼。据凯撒自己说:因为担心右翼可能会受到大量骑兵包围,他又匆忙从第三线抽出一个支队,将他们构成第四线,与他的正面斜交,并隐藏在骑兵后面,使敌人无从发现。他向这些部队解释他的目标,并提醒他们说,今天的胜利就寄托在他们的勇气上。同时他又命令第三线(预备队)和全军,在未得到他的命令之前,不要与敌人接战。(注:(一)因为八个军团分成三线,而据说抽出的兵力共为三千人,所以大家相信凯撒是从每个军团中抽出了一个支队。(二)凯撒的轻步兵是受过特种训练的,惯于与骑兵配合作战。所以才能面对庞培的大量骑兵而不感到惊慌。)

  虽然庞培具有压倒性的数量优势,但他却迟迟不发动进攻,一方面是为了使战线不发生混乱,另一方面是想等凯撒疲惫之后再进攻。可是凯撒却更为高明,他的想法完全不同。他说:“现在照我们看,庞培的行动似乎非常不合理。因为在战斗气氛下,每个人都自动发出热情。指挥官应尽量设法鼓励这种热情而不应抑制它。”

  庞培并不前进,凯撒就首先发动攻击。双方间的距离不超过两百码,当部队行进了一半距离后,他命令他们暂停恢复一下。不久,当他继续前进时,庞培也就开始挥动骑兵,弓箭手和投石兵。凯撒的骑兵支持不住,向后败退,庞培的骑兵乘胜直追,来势颇为凶猛,就要包围凯撒的暴露右翼了。凯撒看到这个情况,立即发信号命令第四线进攻,他们挥舞旌旗向敌人骑兵猛冲,迫使他们放弃战斗,纷纷向高地逃走。骑兵逃走之后,弓箭手和投石兵也失去了保护,全部被歼。此时庞培的正面仍在激烈抵抗,于是这些第四线部队就绕过他们左翼,从后面加以夹攻。同时凯撒也出动预备队,突破了庞培的正面。

  骑兵败逃之后,庞培也象大流士在高格米拉一样逃出了战场,躲在他的营地内等候会战结果。可是凯撒却亲自督促他的部队,不顾疲劳向敌人营地冲锋,营地内塞满了各种奢侈品。当凯撒部队突破营地防壁之后,庞培脱下斗蓬匆匆上马,逃往拉利萨。即便这时,凯撒还是不肯休息,他禁止部队抢劫胜利品,逼着他们继续向山地推进。首先把庞培残部从一个山头上赶下来,接着他又亲率四个军团把他们包围在另一个山头上。他切断了水源,强迫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