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放逐西蒙之后,雅典民主党拥戴伯利克里为领袖,他是米卡里胜利的英雄克桑西波斯之子。伯利克里认为政治权力应以自由人为基础,他宁愿说服自由人,却不愿强迫奴隶。他的雄心壮志就是要建立一个雅典大同盟,这也是地米斯托克利的梦想。他要把雅典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使它成为希腊战胜波斯的里程碑。在他的诸多设计中,最重要的就是新比雷埃夫斯城的规划,该城的建造采取直线体系,这也是如今现代化城市采用的体系。同样重要的是他在比雷埃夫斯和雅典之间建造了长达四哩半的甬道,两面都用城墙防护。这个巨大工程直到公元前四五七年才完工,强大的海军基地与雅典城结合成为一体,雅典海军和商业舰队可以自由出入。

  首次战事发生于公元前四五八年。那一年,雅典正打算从奥泽利亚·洛克里斯人手中夺取瑙巴克塔斯(即今之勒班陀),以求控制科林斯湾,并绞断科林斯人与意大利和西西里之间的航路。接着,麦格拉人脱离伯罗奔尼撒同盟,接受雅典的保护,这使雅典获得了坚强的前沿阵地,可阻止斯巴达从陆路入侵阿提卡。这时伯利克里指挥着一万三千名重步兵,一千二百匹马,一千六百名弓箭手和三百艘三层桨战船。另有一万六千人防守国内要塞。

  战争暴发,雅典人首先在阿格利司发动进攻,未能成功。接着他们在塞隆尼湾获得海战胜利,并从陆海两面封锁了埃伊纳。在围攻埃伊纳之前不久,利比亚国王伊纳罗斯在埃及发动叛变,受到波斯的严重威胁,也向雅典求援。此时伯利克里同时进行着两个战争,却毅然答应支援他们,他希望用帮助伊纳罗斯的办法强迫波斯人与提洛同盟讲和。他派了两百艘船去埃及,得到增援后,伊纳罗斯攻占了除卫城以外的整个孟斐斯。

  这时斯巴达出面干涉了。为引诱波提亚人加入伯罗奔尼撒同盟,让他们从北面威胁雅典,斯巴达派出一千五百名斯巴达重步兵和一万名伯罗奔尼撒同盟军前往波提亚。他们完成任务后,于公元前四五七年初回国时直向雅典进发,在塔拉格拉击败了出城迎战的雅典军。奇怪的是这一战反而救了雅典人,因为伯罗奔尼撒联军在获胜后直接撤回了科林斯地岬,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两个月后,雅典在阿诺费塔击败了波提亚,除底比斯外,波提亚全境均被雅典控制。年终之前,长城已经完工,埃伊纳围攻也胜利结束了。雅典的势力达到了颠峰:从科林斯地岬到马利亚湾间的所有城市都已屈服,在马利亚湾北面,色萨利仍然是雅典名义上的同盟国。

  可是形势迅速逆转。公元前四五六年,派往埃及的远征军吃了大败仗。他们被波斯军逐出孟斐斯,残余部队被围困在普洛索皮提斯岛上,该岛在尼罗河两条水路之间,由一条运河连接。他们在那里被围困十八个月,到公元前四四五年被全歼,希腊人损失了大约二百五十艘船和五万人。对雅典海军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惨败。为了预防提洛岛的财富被波斯人夺去,或是想有效地控制同盟,这些财富被移到雅典。然后,色萨利国内因党派分裂发生内乱,雅典派兵平乱,但被逐回。

  雅典所有党派都已厌战,于是在公元前四五二年,西蒙放逐期满回到雅典,由他出面与伯罗奔尼撒同盟谈判,缔结了为期五年的休战条约。接着在公元前四四八年又与波斯缔结了卡利亚斯和约,结束了长达三十二年的希波战争。

  休战条约满期前一年,波提亚又爆发叛乱,迫使雅典从波提亚撤出。接着欧波亚和麦格拉都发生了叛乱。欧波亚的叛乱被荡平,而在麦格拉,除了尼萨亚和配吉两个港口,失去了其余地区。这种形势促使雅典求和,他们退出这两个港口以及亚该亚和特洛甄,作为交换条件,斯巴达承认雅典对爱琴海的控制权。公元前四四五年,双方终于签订了为期三十年的和约。

  和平的前十六年,伯利克里拼命巩固同盟,并使雅典成了希腊民族的皇后。他的最终目的是联合所有希腊人组成一个宗教式同盟,由雅典出任精神领袖。大一统帝国的思想又复活了。但这却是无法实现的梦想。为了美化雅典,伯利克里向各国要求纳贡,使这些国家感到难以应付,斯巴达对雅典的敌视态度并未消除,此外,多数希腊国家将这样一个雅典帝国视为对自己独立的莫大威胁。只要一有偶发事件,这种恐惧心态就会引发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

  公元前四三五年,战争开始了。那一年,克基拉与科林斯断绝关系,并请求雅典人支援。因为克基拉是意大利——西西里航路的东部咽喉,雅典人很清楚,一旦控制了强有力的克基拉舰队,就可以确保对爱奥尼亚海的控制,而且他们可以进一步切断西西里的粮食供应线,随时可以威胁伯罗奔尼撒诸国,因为这是它们不可或缺的粮食来源。所以,雅典派了三十艘船去克基拉,公元前四三三年,在西波塔之战中挽救了克基拉舰队,使其免于毁灭。

  这时科林斯过去的殖民地波提德亚——一度向雅典纳贡,加入提洛同盟——反叛了,于是科林斯立即要求斯巴达宣战。公元前四三二年,仇视雅典的各国都派代表到斯巴达开会,讨论科林斯的建议,结果决定派使者去雅典谈判。由于外交谈判,战争暂时得以延缓。但这年三月发生的意外事件却终于使战争不可避免:底比斯人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占据了普拉提亚,尽管雅典人曾被普拉提亚人驱逐,但仍然派军进入波提亚,战争于是全面爆发。

  伯利克里的战略依赖消耗战。在陆上防守,在海上进攻。陆地防守以雅典和比雷埃夫斯长城为基地——事实上是不可能被攻克的,在海上则以舰队为工具,如能技巧地结合运用这两种方法,雅典完全可以达到一切目的,几乎可以天下无敌。他们在陆上受到威胁,阿提卡居民就退入长城避难,他们的海军则以蹂躏敌人海岸,切断敌人的贸易作为报复。使用这些手段,伯利克里希望一方面使雅典帝国安然无恙,另一方面可以把敌人拖垮。

  可是,战争刚开始就出现了无法预料的灾难,把一切算计都搞乱了。在公元前四三○——四二九年间,接着在公元前四二七——四二六年间,在东方肆虐很久的鼠疫传到了雅典。鼠疫来势凶猛,伯利克里本人也成为受害者,他死于公元前四二九年。这是一个无法弥补偿的损失,因为这种特殊的战争机制全赖他活着才能运用。雅典人把命运交给人民党人克里昂。他却犯了严重错误,把本质为防御的战争变成了进攻战。

  公元前四二八年,米蒂利尼叛变;第二年,经过长期围攻,普拉提亚终于落入波提亚人手中。接着战争进入西西里,一支雅典舰队被派往那里阻扰西西里谷物运往伯罗奔尼撒。修昔底德说,这支舰队的另一个目的是要尝试征服西西里。

  战争持续到公元前四二五年,双方各有胜负。这一年,一支斯巴达部队在斯巴克提里亚岛全部被俘,使克里昂的威望大大提高。两年后,他又率一支陆军在色雷斯与布拉西达斯的斯巴达军对抗,在安菲波利斯城下,他被敌人击败,与对方主将布拉西达斯同时阵亡。

  这两个人的死清除了和平障碍。雅典贵族党领袖尼西亚斯被派往斯巴达,与国王普莱斯托莱克斯商讨和平条件。结果签订了尼西亚斯和约。依照和约,雅典几乎把战争中征服的一切都交了出来,而斯巴达也放弃安菲波利斯和其他一些城市,这些城市名义上虽然独立,事实上却对雅典纳贡。科林斯人、波提亚人和麦格拉人都一无所获,所以他们的不满情绪甚嚣尘上。

  第二章:围攻叙拉古和伊哥斯波塔米之战

  尼西亚斯和约墨汁未干,阿耳戈斯就拒绝与斯巴达续约,斯巴达担心雅典与阿耳戈斯联合,就劝诱雅典与他们缔结为期五十年的同盟。波提亚对此感到惊慌,要求也缔结类似盟约。斯巴达同意了,这又使阿耳戈斯害怕,他们看到希腊两个最大的军事集团结合起来,认为不能不采取对策,就派代表去雅典,要求与伊利斯和曼提尼亚共同缔结四角同盟。斯巴达听说消息后也立即派代表到雅典去。

  双方使节都到了之后,尼西亚斯——曾说服雅典人与斯巴达人缔结同盟——力劝雅典坚持这个决定。但有个年轻贵族亚西比德反对,他虽年轻,却已被选为将军。

  亚西比德生于公元前四五○年,在伯利克里家中长大。此人外表极其英俊,虽然能力出众并拥有巨大财富,但他的个性却是自私、放浪、无所顾忌的,不把国家利益当回事。他的一切主张都以其个人利益为出发点。他用诡计迷惑斯巴达使臣,使他们举止失措。凭这些阴谋手段他赢得了人民拥护,结果是公元前四二○年七月,雅典、阿耳戈斯、伊利斯和曼提尼亚四国缔结了同盟,期限一百年。亚西比德因此再度当选将军。为确保下一次任期,他马上访问伯罗奔尼撒,引诱阿耳戈斯向埃皮达鲁斯挑衅,这是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成员之一。

  由于尼西亚斯也再度掌权,所以这次侵略行动的后果减轻了。虽然如此,雅典仍维持与阿耳戈斯的同盟关系,斯巴达人当然不满,所以派军队援助埃皮达鲁斯。雅典提出抗议,认为他们破坏了和平。斯巴达更表愤慨,就由其国王阿吉斯率领大军进入阿耳戈斯,直至雅典军来援,他才开始寻求决战。公元前四一八年,双方进行了曼提尼亚会战,雅典和阿耳戈斯大败。

  这次决定性胜利使斯巴达重振声威。雅典撒出埃皮达鲁斯,四角同盟被迫解散。阿耳戈斯被迫与斯巴达缔结为期五十年的同盟条约。种种挫败使某些雅典人提出放逐尼西亚斯。亚西比德也感到震惊,就率领他的党羽加入拥护尼西亚斯的圈子。

  公元前四一七年春初,斯巴达推翻了阿耳戈斯的民主政体,强迫阿耳戈斯人接受僭主政治,不久这些僭主即被人民赶走,又重建了民主政体。于是亚西比德又劝诱雅典与阿耳戈斯重订盟约,这次又是为期五十年。

  次年六月,西西里岛的塞杰斯塔(距阿尔卡莫不远)派使节来到雅典,请求雅典人干涉他们与西里纽斯城之间的战争,同时提出一个更大的计划——阻止叙古拉在西西里的扩张。他们保证援助费用由塞杰斯塔承担。雅典派出一个代表团去调查该城财政情况。塞杰斯塔人给了他们六十“塔兰特”(古币名),并请他们参观了其他财宝,代表们回来报告说该国可以担负得起战争费用。亚西比德认为这个计划可以使他大出风头,因此极力劝说国会派兵去西西里。结果派出六十艘船,由三位将军——尼西亚斯、拉马科斯和他本人——指挥。

  尼西亚斯反对这个决议,他指出到这样遥远的地方去作战太不明智,因为希腊境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战争。但是亚西比德却有惊人的野心,他希望一举征服西西里和迦太基,不仅使他自己发大财,同时也可扬名天下。他全力支持这个计划,并且对人民动之以情,他说:“躲避优势敌人的攻击并不能够息事宁人,必须先下手阻止敌人攻击。我们无法确定我们的帝国到底应扩张到哪里为止,但我们现在只能前进而不能后退,不是我们统治别人,就会被别人统治!”

  尼西亚斯想方设法夸大其辞,指出计划实在不切实际,想让人民望而生畏。但是人民已经群情激昂,他们丧失了理智。虽有少数人心里不赞成这个计划,但是又怕被说成是不爱国,所以不敢反对。于是马上进行准备工作。远征军出发前几天,一夜之间,所有赫尔墨斯的牛身塑像——竖立在神庙中和私人房屋门外——都被毁坏了。虽然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但大家都怀疑亚西比德。他立即要求举行聆讯,可是他的政敌害怕军队站在他那一边,因此他们设法使审讯延期,让他到西西里之后再举行。他们计划趁他不在国内时,比较容易对他提出严重起诉,然后再召他回来应讯。

  公元前四一五年六月,一切准备都已完成,舰队从比埃雷夫斯驶往克基拉,盟军部队早已集中在那里。然后远征军直驶意大利,共有一百三十四艘三层桨战船(雅典占一百艘);一百三十艘运输船;五千一百名重步兵(一千五百名为雅典军);一千三百名弓箭手(包括标枪和投掷手);此外还有三十匹马。大约总计官兵二万七千人。他们的补给由三十艘运谷船和一百艘其他船装载。此外还有许多商船自愿随军出发去做生意。部队在雷吉姆——即雷吉阿——登陆,可是他们立即得到坏消息,因为塞杰斯塔的国库其实空空如也,连三十塔兰特也没有,就是说雅典的代表完全上当了。

  叙古拉人接到远征军是以西西里为目标的报告,大家都不相信。不过有位将军赫莫克拉特斯却不以为然,他主张立即采取行动,他说:

  “如果所有西西里人——至少包括我们自己,其他盟国多多益善——让全部海军,带着两个月的补给开往他林敦(即今之塔兰托)和埃皮格亚角去阻止雅典人,让他们知道没进西西里必须先为穿过伊奥尼亚海而战,就可以让他们的陆军感到失望……照我说的做,可使他们不敢离开克基拉前进……或者由于出乎意料的打击,会使这个远征行动自动撤消,据我所知,他们中最有经验的将军根本不赞成这次行动,如果我们作出示威姿态,他可能就会凭这个借口知难而退。……除了先下手攻击,或告诉他们我们要英勇自卫以外,还可以营造恐惧心理,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已做好准备……。你们都知道藐视敌人攻击的最好手段就是勇敢地行动,但是就目前而论,最好有所警惕,开始准备,要真的视危险已经来临,这样才是最安全的保证。”

  很少有人肯听他的,特别是主要民族雅典阿哥拉斯人更是如此。直到听说雅典人已在雷吉姆登陆,叙古拉人这才感到恐慌,大家于是同心协力进行准备工作。

  塞杰斯塔的骗局一被拆穿,雅典人就召集战争会议,尼西亚斯提议进行一次示威,在展示雅典的权势之后,远征军马上返回希腊。亚西比德认为空手回去是一种耻辱,主张采取宣传战手段,鼓动西西里岛的其他国家反对叙拉古。最后轮到拉马科斯发言,他主张乘叙拉古没有充分准备和人民恐惧之时立即攻击该城。他的话很值得玩味:“一切军事活动在最初出现时最具恐怖性,如不立即展示出来而让时间拖延下去,那么人们的勇气就会恢复,他们就会以毫不在乎的态度来对待它。如果突然进攻,叙拉古人余悸未消,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敌人看到我军数量如此庞大,就会想到今后的悲惨结局,特别是对眼前的危险可能会发生完全的恐慌现象。”

  尽管他这些话说得虎虎生威,可亚西比德的意见仍然为大家所接受,于是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来争取西西里的城市。但所有企图都失败了,没有一个重要城市对雅典表示友善,甚至连半友邦的卡塔拉(即卡塔尼亚),原定把它作为西西里岛上的立足点,完全靠使诈才占领了它。

  雅典人在卡塔拉获得立足点不久,从雅典开来一艘差船萨拉米尼亚号,命令亚西比德立即回国受审。他同意回国,可是回国途中,在图里港时——一个意大利南部城市——他逃脱了监视,上了一条开往伯罗奔尼撒的船,逃往斯巴达。雅典人就缺席判他死刑。尼西亚斯和拉马科斯可以照他们自己的意见自由作战了。

  叙拉古因为未受攻击,已经恢复镇定,开始轻视敌人。敌人既不来攻,他们恢复信心之后,就召集将领,命令他们领兵向卡塔拉进攻。尼西亚斯听到消息,决定设法让他们更加轻敌。他的意图是当敌军一进入卡塔拉,就把部队撤回船上,在黑夜掩护下驶入叙拉古的大港,并占领奥林匹亚门正东的阵地。他又贿赂了一个卡塔那土人,此人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