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艾米:尘埃腾飞(35)

  回家的路上,陈霭请滕教授带她去东方店买菜,因为滕姐住在她这里,得好好招待一下。她买了一大堆菜,抢着付了款。

  两人回到陈霭的住处,滕教授帮忙把新买的自行车搬进屋子里去,陈霭则去提那些装菜的塑料袋。她贪婪地抓一个又一个,想一次全都提进去,但发现实在太多了,只好留下一些等下一趟。

  她一进门就看见滕姐也在客厅里,正在跟弟弟说话:“她丢的是新车?”

  滕教授说:“不是,但现在一时到哪里去买辆旧车赔给她?再说赔车也没有赔旧车的道理。”

  陈霭赶快声明:“我叫滕教授别买新车,他不听,一定要买,我拗不过他,只好让他买了一辆—”

  滕姐笑了笑,说:“你们不用跟我声明什么,我不管你们那些事,只记着别让我弟媳知道就行,不然的话,你们两个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她不把你们闹到身败名裂不会罢休。”

  滕姐跟着就讲了一个滕夫人把某个女人闹得身败名裂的故事,那女人叫小高,从加拿大过来的。话说那个小高三十多岁,非常漂亮,已婚,丈夫很有钱,是从大陆移民到加拿大去的。小高在加拿大坐满了三年“移民监”,终于成为加拿大公民,能自由出入美国了,于是就到美国来看世界,七转八转的,就来到了d市。

  小高是怎么认识滕教授的,滕姐就略去没讲,只说滕教授帮小高进了c大读书。滕夫人知道这事后,就认定滕教授跟小高有一腿,于是对小高开始了人盯人骚扰战,碰见就骂,碰不见就等在小高上学的路上骂,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小高的新车也不时被人划得一道道伤痕,后来d市的华人都知道小高是个贱女人,专门勾引有妇之夫,连小高远在大陆做生意的丈夫都知道了这事,闹着要离婚,最后小高不胜其烦,哭着离开了c大。

  滕教授警告滕姐说:“你别吓唬陈大夫了,她本来就胆子小,你这样一说,她吓得不理我了。”

  陈霭还真的有点吓坏了,想这滕夫人又不是包青天转世,纯粹是糊涂官打糊涂百姓,如果被滕夫人怀疑上了,那还有好果子吃?可别落个小高的下场,在d市华人界被搞臭不说,还传到赵亮耳朵去,那可真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说不清了。

  她正在考虑如何偷偷把自行车退掉,把钱还给滕教授,就听滕教授说:“陈大夫,你放心,nancy跟你是好朋友,她知道你是个正派人,她不会乱猜你我有什么事的—”

  滕姐说:“那照你这个意思,我们都是因为不正派才被她猜疑的啰?”

  滕教授连忙解释说:“我说的是nancy的猜测,不是我的意思,nancy跟陈大夫关系好嘛—”

  滕教授说着就到外面拿东西去了,陈霭也想跟着出去,但滕姐在跟她说话,她只好站住。滕姐说:“陈大夫,你真的很不简单啊,我弟媳那个人,跟谁都处不好的,偏偏跟你处得好,不知道你有什么高招?也给我传个经,送个宝,好让我也跟她把关系处好点,不然我连我爹妈都不能探望—”

  陈霭从来没觉得自己跟滕夫人关系好,更没觉得跟滕夫人关系好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现在听滕姐这么一说,益发觉得自己成了人民公敌的亲密朋友,那就等于把自己放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她推卸责任说:“这你得去问她,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偏偏跟我处得好—”

  “肯定是因为你嘴巴甜,会哄人。我这个人啊,就是吃了这张嘴的亏,心里有什么话,嘴里就说出来了,直来直去,从来不会两面三刀,不会讨好人巴结人,不然也不会年龄不到,就被厂里劝退了—”

  虽然陈霭自己经常自夸直来直去,但听到滕姐自夸直来直去,又觉得很不中听。不过滕姐没指名道姓说她什么,她也不想对号入座,不然就成了a市土话里说的“抓起屎往自己脸上抹”了。

  滕教授把剩在车里的东西都拿进了屋子之后,就告辞了。陈霭忙着把那些食物往冰箱里放,往壁柜里放。滕姐在一边看着,说:“我觉得我弟对你蛮上心的—,帮你忙的时候,跑得特别欢—”

  “快别这样说了,让人听见多不好。”

  “我这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跟你说说。这里又没外人,谁会听见?”

  陈霭没吭声,滕姐又说:“我弟这桩婚姻,从开始就注定是不幸的。一个是知识分子,一个是农村妇女,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嘛,怎么可能有共同语言呢?”

  “滕夫人也是大学毕业,还是学外语的—”

  “她是工农兵大学生,谁知道是怎么被推荐上来的?那时的农村,乌七八糟,很多女工农兵大学生,都是一路睡上来的。我也下过农村,但像我们这种不会来事的,根本就捞不上读书的机会—”

  “滕夫人肯定不是靠那种—”

  “你怎么知道?”

  “我觉得她英语挺好的—”

  “她英语好什么?比我弟差远了。就算她英语好,也是后来学的,进大学之前她一个英语单词都不认识。”

  “那也说明她很聪明,进大学前一个英语单词都不认识,学了几年就能在g大留校教英语,那不是进步挺快的吗?”

  “切,留校这种事,你还不知道吗?还不都是一路睡出来的?”

  “滕教授也是g大留校的—”

  “我弟是凭本事留校。”

  “那也许滕夫人也是凭本事留校呢?”

  滕姐没再坚持,笑着说:“你还挺向着那个女人呢,难怪她跟你关系好。”

  “我不是向着她,我只是觉得现在他俩已经是夫妻了,我们外人不满意也没什么用,别影响他们的关系。”

  “陈大夫的意思,他们俩的关系是我影响的?”

  陈霭慌忙说:“不是,不是,我没这个意思,我是说—”

  “夫妻关系是别人能影响的吗?我不过是看到我弟受这么多年的苦,从来没幸福过,替他不值,希望他幸福罢了。”

  陈霭宽慰说:“滕教授也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他觉得不幸福,他会想办法—离婚的—”

  “但我妈不让他离啊!”

  “滕妈妈为什么不让他离呢?”

  “我妈一是怕离了婚两个孩子可怜,二是怕离了婚我弟没人照顾。我妈从小娇惯我弟,什么都是弄好了递到他手上,所以我弟什么家务都不会干,现在还有我和我妈照顾他,等到我嫁了,我妈死了,谁来照顾我弟?”

  陈霭不解地问:“难道滕妈妈指望以后滕夫人来照顾—滕教授?”

  “那个女人在照顾我弟方面虽然比不上我和我妈,但比那几个花里狐臊的女人还是强多了—”

  “花里狐臊的女人?”

  滕姐迟疑了一下,说:“我这是把你当自己人,所以跟你说说,你可别跟其他人说。我说的那几个花里狐臊的女人,头一个就是小韩,以前就在你这个房间住。小韩的妈妈就是那个袁老师。袁老师你知道吧?”

  陈霭点点头,滕姐接着说:“袁老师是来做访问学者的,在这里认识了我弟,很喜欢我弟,一心想把她女儿和我弟撮拢。你不知道,那时袁老师对我弟可好呢。我弟去日本一年,把弟媳和儿子都带去了,就剩下二老在这里,是袁老师住在我家,帮忙照顾了我爸妈一年—”

  “你—那时还没来美国?”

  “还没,如果我来了,哪里需要袁老师照顾我父母?”滕姐接着说,“后来我弟帮忙把小韩办到这里来读书,小韩就开始追我弟,袁老师也在中间撮合。我弟其实也挺喜欢小韩的,因为小韩长得很漂亮,比我这个弟媳不知道漂亮多少倍,比小杜也漂亮。陈大夫,我这人说话是有一说一,说句你不见怪的话,小韩比你也漂亮多了。但我妈坚决不同意,说小韩娇生惯养,什么都不会干。如果我弟跟小韩结婚,只有我弟做牛做马侍候小韩的,哪里会有小韩照顾我弟的?”

  “滕妈妈不同意,滕教授他就—算了?”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我弟最孝顺了—”滕姐还没开讲另外几个花里狐臊女人的故事,就说有事要出去,然后就开车走了。

  陈霭疲惫之极,赶快到卧室去睡了一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做晚饭的时间,她生怕抢了滕姐的头功,专等滕姐来做晚饭,但等到肚子饿了都没见滕姐回来,只好冒天下之大不韪,自己动手做饭。

  正做着,小杜回来拿东西,陈霭便留小杜吃饭,也留小杜的“车夫”一起吃。三个人吃着饭,陈霭问小杜:“你在朋友家住,方便不方便?”

  小杜嘟囔说:“住别人家,怎么会有住自己家方便呢?”

  “那你还回来住吧,你睡我的床,我去睡沙发—”

  “算了吧,我可不想跟那个老妖精住一屋。哼,不是看滕教授的面子,我才不会把房间让那个老妖精住呢。”

  “你怎么叫滕教授的姐姐老妖精?”

  “她本来就是老妖精嘛,几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女孩一样在男人面前撒娇。不过你可别告诉滕教授我叫他姐姐老妖精,不然他肯定恨死我了—”

  “你对滕教授的姐姐这么熟悉?”

  “在一个餐馆打工,怎么会不熟悉呢?我的工就是她帮忙找的,不过她是看滕教授的面子,不是看我的面子,如果是看我的面子,她肯定不会帮我找工。”

  “为什么?”

  “敌意呗。你别看她也姓滕,但她跟滕教授完全是两码事。滕教授这人很好,肯帮人,对人真心,但他姐姐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到底不是一个妈生的—”

  “她看上去还挺不错的嘛—”

  “哼,那是你刚认识她,又当着滕教授的面。等你跟她处久了,你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她对她弟弟—简直有点变态—,不管什么人,都以为别人想嫁给她弟弟,而且都是为了钱为了地位为了绿卡—”

  “滕教授的夫人也—不太高兴滕教授的姐姐—”

  “没谁会高兴滕芳这种人,”小杜把嘴一撇,“不过王兰香是个没脑子的人,什么坏都摆在脸上,放在嘴里,她那里斗得过滕芳?每次她们之间闹起来,都是滕芳得胜—”

  “那是怎么回事?”

  “只怪王兰香自己,太泼了,她骂自己的公婆是‘老不死’的,以前她公公摔伤了,她说‘怎么没摔死呢?要摔就摔死掉,免得躺床上要人侍候’。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她说了这样的话,还指望滕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