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艾米:尘埃腾飞(17)

  回到家里,陈霭还跟小杜聊了一会办孔子学院的事,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在业余时间跟一位女同胞谈事业,而且是谈别人的事业,

  小杜抱怨说:“我觉得这事多半坏在小韩身上,如果不是她,滕教授可能早就把孔子学院办起来了—”

  “为什么坏在小韩身上?”

  “小韩的妈妈是你们b大管这事的人,如果她不愿意跟c大合作,滕教授怎么办得了孔子学院呢?除非再找别的大学合作,但这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你不是说小韩的妈妈很—喜欢滕教授吗?”

  “她喜欢滕教授,是希望女儿能嫁给他的,现在她女儿跟滕教授闹翻了,人都跑得没影子了,她还会喜欢滕教授?你看这次考察她都没来,如果是从前,肯定亲自跑来了。”

  “小韩的妈妈是b大的谁?”

  “就是b大对外汉语教学中心的袁老师—”

  陈霭听说是袁老师,比较放心了一些,安慰小杜说:“如果是袁老师,那你不用担心,我觉得她跟滕教授关系还是挺不错的。我这次来美国,袁老师还专门请滕教授去机场接我—”

  小杜狐疑地说:“那未必小韩没有跟滕教授闹翻,是骗我的?”

  “谁骗你?骗你什么?”

  “算了,我不想说这事了。”小杜有点不耐烦,“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第二天,滕教授又在上班时打电话来,说要带陈霭去银行开户头,还要去办ssn(socialsecuritynumber,社会安全号),这些都是在美国必需的东西,要尽早办理。陈霭只好又去向老板请假,老板仍然是那么体贴,不仅准了她的假,还抱歉自己起先没想到。陈霭十分感动,很想以饭相许,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周末的时候,滕教授开车带陈霭去她老板家聚会,老板没问滕教授跟陈霭是什么关系,也没问陈霭为什么带滕教授来赴宴,其他客人也没一个表示惊讶的,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这点让陈霭很舒坦,如果这事放在国内,还不老早就被人问翻天了?

  聚会上,老板跟滕教授打得火热,两人端着个酒杯谈话,谈了很长时间,不知道在谈什么,而整个聚会老板跟陈霭总共只说了两次话,一次是她刚到的时候,另一次是她告辞的时候。

  从老板家出来,滕教授开车送陈霭回家,对她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老板说她最近可能会拿到一个federal的grant(联邦的科研经费),到时候她就可以聘请你长期为她工作了,至少三年—。目前这段时间她刚好处在断粮期,上一个grant用完了,下一个grant还没拿到手,你能在这个时候为她工作,她是很感激的—”

  陈霭发现在美国赚感激真是太容易了,明明是她该感激老板邀请她到美国来,结果老板却在感激她来工作。她大受感动,表态说:“我老板对我太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我对你好不好?”

  “好!”

  “那你是不是也要好好报答我?”

  “当然要好好报答—”

  “但是—-”滕教授逗她说,“往下说啊,你后面还有个但是呢?”

  “没有但是,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愿意做—”

  “什么是你能做到的?”

  她想了想,坦白说:“那天我们跟国内来的人一起吃饭,我觉得你是拿我当花瓶,但是我还是愿意—只要能帮上你的忙—”

  “wowwowwow—-,你是这么理解我的?我怎么会让你去当花瓶?”

  陈霭尴尬地笑着:“嘿嘿,主要是想不出你为什么要请我去吃饭—”

  “我不是说了吗?因为你是b大的人。呵呵,虽然你误会了我,我还是要感谢你—愿意为我当花瓶—-”

  陈霭想起还有另一只花瓶,忙汇报说:“小杜也是这么说,她说别说是当花瓶,就是比当花瓶更—那个的事—她也愿意帮你做—”

  “wowwowwow—-那你愿意不愿意帮我做比当花瓶更—那个的事呢?”

  陈霭想了一会,说:“你不会要我帮你做—那些事的—”

  滕教授呵呵笑着说:“还是你聪明!小杜她—”

  陈霭很想听听“小杜她”到底怎么啦,但滕教授像吞口香糖一样把后面的话吞下去了,老半天没吭声,不知是噎着了,还是吓着了。

  等到滕教授再开口的时候,话题已经不是“小杜她”了:“你老板挺器重你的,她说她打算让你以research(研究)为主,争取让你多写些paper(学术论文)出来,这样对你今后办绿卡有帮助—”

  陈霭没想到老板的用心这么良苦,眼光这么远大,到底是东欧国家出来的,受过共产主义远大目标的教育,看问题就是比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深远。她实验室的tim听gina谈办绿卡的事,就整个一头雾水,问whydoyouguyswantagreencard?isn’tacitizencardenough?(你们要绿卡干什么?公民证还不够?)

  陈霭感动得快要涕零了:“我老板—真是太—关心我了,连办绿卡的事都想到了—”

  “这也算是替她自己着想,她跟你一样,还没美国绿卡,所以她的当务之急也是多发表一些论文—”

  陈霭大吃一惊:“我老板还没绿卡?那她怎么能当老板?”

  “当老板是凭本事,而不是凭绿卡。她申请到grant(科研经费)了,就可以雇人,就可以当老板。如果你能申请到grant,你也可以雇人,也可以当老板。”

  “我能申请到grant?”

  “怎么不能?只要你能找到一个项目,能引起那些资助机构的兴趣就行。陈霭,我觉得你很有潜能,也很适合在美国工作,你好好干,一定会有在美国腾飞的一天—”

  “我在美国能有腾飞的一天?”

  “一定能!”

  滕教授给陈霭讲了一些做学术研究的诀窍,讲得头头是道,把陈霭佩服得五体投地,激动得热血沸腾,恨不得当晚就跑回实验室去做研究,第二天早上就腾飞。

  陈霭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回到家就给赵亮打电话,说了自己在美国腾飞的前景,赵亮似乎也被刺激起来了,大有“你都能在美国腾飞,那我就更能在美国腾飞”的意思,当即就痛下决心:我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考过gre托福,你把滕教授那边搞稳妥点,不要到时候他变了卦,不招我做他的研究生了。

  夫妻俩在电话上腾飞了一番,陈霭率先回到地上:“现在欣欣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的?”

  “早上我们在外面小摊上吃早点,中午她吃‘小饭桌’,晚上我带她上餐馆—”

  “小饭桌”陈霭知道,就是学校附近的一些住家,接受学生在那里搭伙,学生每个月交些钱,中午就去那家吃中饭,这对那些离家比较远的学生很方便。以前因为陈霭是医生,中午没时间回家给孩子做饭,赵亮也懒得做,欣欣吃过“小饭桌”。但是晚饭上餐馆解决似乎有点过了,她担心地问:“你晚饭也不自己烧?还去吃餐馆?”

  “我哪里有时间烧晚饭?我一天到晚除了工作就是复习gre托福—”

  陈霭觉得这也是个客观事实,只好委屈女儿一下了。跟女儿通电话的时候,她发现女儿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就喜欢上餐馆,不喜欢吃爸爸烧的饭,她放心了,一日三餐在外面吃,就这么搞定,皆大欢喜。

  陈霭交代赵亮说:“你带她到那些比较卫生的餐馆去吃,别把身体吃坏了。我国内每个月的工资你就用来吃饭吧—”

  赵亮说:“哪能全用来吃饭?我还准备买房子的—”

  “你都准备出国了,还在国内买房子?”

  “你不懂,这叫投资—”

  她知道赵亮一直都在投资,虽然一直都是只见投入,不见产出,但她不想过问这些事,太费脑子了,不值得,有那个脑子,不如用在腾飞上。

  自那以后,陈霭就开始为腾飞做准备,首先是大量阅读本课题的科技文献,她不仅把老板给她的readinglist上的文章都读了,还自己上网搜寻,找到了一些相关的文章。读了几天,她就不用成天粘在字典上查生词了,因为那个课题的词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