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艾米:尘埃腾飞(15)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是在跟她开玩笑,还是在说真话,她有点拿不准滕教授,觉得他像个谜,说话好像百无禁忌,但又总是占着理,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她跟他说话有点紧张,但同时又觉得很放松,紧张是因为怕自己听不懂他话里的话,放松是因为他百无禁忌,跟他说什么都不怕损坏中国人民的形象。

  她觉得滕教授这次多半是在开玩笑,因为一个堂堂的美国大学副教授,什么样的聚会没参加过?还会央告她带他去参加她老板的party(聚会)?于是她也开玩笑说:“行啊,只要你不怕。正好我没车—”

  “我怕什么?”

  “你不怕—你夫人—我听别人说—你夫人—-很爱吃醋—”

  “呵呵,吃醋是夫人的专职嘛,哪个做夫人的不爱吃醋?你不爱吃醋?你不吃说明你不紧张你丈夫,不紧张说明你不爱你丈夫—”

  如果是别的男人对她说什么爱不爱的,她会觉得很刺耳,会马上找个借口避开,但滕教授这样说,她就不觉得刺耳,只觉得像个trueorfalsequestion(正误题),她就只想着如何回答才不会显得傻不拉叽。

  扪心自问,她还真没吃过赵亮的醋。以前赵亮做学校团委副书记,得接触多少女生啊!有时吃着饭,就有女生找上门来,说有工作方面的事要跟赵老师商量;有时是女生来约赵亮出去春游,一去一整天,还有女生跟赵亮学吹笛子的,不止一个,但她从来没为这些事吃过醋。

  不吃醋就说明她不—喜欢赵亮?这好像有点不对头吧?赵亮是她的丈夫,她不喜欢赵亮还能喜欢谁?她不吃醋,是因为不吃醋是一种好品德。但怎么到了滕教授嘴里,不吃醋反而成了一种缺点呢?这不是在鼓励大家都来吃醋吗?

  她替自己辩护说:“我不紧张他,并不等于我不—喜欢他,只能说我很信任他。夫妻之间,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那就谈不上喜欢—”

  滕教授呵呵笑起来:“你说的这个‘喜欢’,是不是就是我说的‘爱’?你连‘爱’这个字都说不出口,那还谈得上‘爱’?”

  陈霭答不上来,滕教授建议说:“如果你觉得‘爱’字说不出口,你可以用英语说。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中文说不出口的,就用英语说。你跟我可以说英语,这样可以帮助你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

  “是吗?那太好了!我听别人说,要想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最好是跟美国人合租房子,那样就可以强迫自己从早到晚听英语说英语,但我在bbs上没找到美国人出租房子的,只好找了个中国人—”

  “小杜忙得很,你跟她没机会练英语,而且她的英语也不是很地道,还不如跟我练—”

  陈霭喜出望外:“真的?你愿意跟我练英语?”

  “我们也不用特意找时间练,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多说英语就行了。我们从现在就开始吧!”

  滕教授这样一说,陈霭反而开不了口了,红着脸说:“这—怎么开始?”

  “就从你刚才说的那段非常有哲理性的话开始—”

  “哪段话?”

  “就是‘我不紧张他’那段—”

  陈霭说了半辈子的话,还从来没人说过她有哲理性,听得最多的,就是说她这人说话很直,但她觉得“说话直”跟“说话有哲理性”放在一起一比,就像贫农王大爷跟美国滕教授放一起比较一样,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嘛。

  本着英语口语不练白不练的原则,她试着翻译说:“i’mnotnervous—him,but—itnotequal—idon’tlikehim.ionlycansayi—confidenthim—ifbetweenhusbandandwife—”

  陈霭看见滕教授憋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差点一拳擂过去,嘴里嗔道:“你怎么这么坏?人家是当真的—”

  “我也是当真的—”

  “你当真的,干嘛要我翻译成英语?”

  “我没叫你翻译成英语,我是叫你用英语说出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滕教授不笑了,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你很聪明,真的,像你这样全凭着自己的本事到美国来的女大夫,我见得还不多—”

  “是吗?那—人家都是怎么到美国来的?”

  “大多数是探亲来的,我们c大有不少,以前在国内都是医生,因为丈夫出国,她们就办探亲出来了,现在都改了行,在实验室干活,人称‘白老鼠’,有的连technician(实验员,技术员)都算不上—”

  陈霭听了很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但习惯成自然地谦虚说:“我算个什么呀,英语这么差,说话又这么—没水平,光惹你笑话—”

  滕教授很诚恳地说:“你英语也挺不错的,刚来嘛,不可能说得跟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一样好,但是你敢说,模仿能力强,语感也挺好,你很快就会超过那些来了很多年的中国人—”

  陈霭正在构思一句更谦虚的话,就听滕教授说:“我觉得你的性格也很—可爱—,大方自然不做作,我很喜欢你—的性格—真的。”

  这样的表扬陈霭还听得不多,本来想一如既往地反驳,但有点无从下口,滕教授是在说他自己的感觉,她怎么反驳?一反驳不就等于批评滕教授瞎感觉了吗?她百年不遇地没反驳这个表扬,惊奇地发现对表扬不加反驳也不会死人翻船。

  滕教授用英语讲了几个他刚到美国时讲英语闹出的笑话,又讲了几个外国人讲中文的笑话,陈霭都听懂了,一路哈哈大笑。

  到了卖床的那户人家,才发现卖主是个c大应届毕业的女生,修过滕教授的课,看样子对滕教授印象不错,一见买主是滕教授,卖主就坚决不肯收钱了,叫他们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说她已经在外州找到了工作,马上要退这边的房子,所有东西都得搬出去,如果能卖几个钱当然最好,卖不出去还得花钱请人来拖走,所以送给滕教授那真是一举两得。

  最后,除了那张床,他们还要了一个写字桌,一个放cd的架子,几把折叠椅子,加上很多不实用的小摆设,把个van塞了个满满当当。

  回到陈霭的住处,滕教授帮着把床支好,把写字桌摆好,把cd架子放好,调侃说:“有了这个架子,你可以让赵老师多带些盗版cd过来了—”

  “可不敢带盗版cd,抓住一张罚一万—”

  “你开始给他们办探亲没有?”

  “还才来了几天呢,哪里就能办探亲了?”

  “怎么不能?你是j-1签证,你家里人办j-2,好办得很。明天我带你去银行开个户头,存些钱在里面,就可以担保他们来探亲了—”

  “赵亮他又改了主意了—他不想出来探亲—他想出来读学位—”

  “噢,那好啊,挺有志气的嘛。嗯—-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出来读我的研究生,只要他gre托福什么的上了研究生院定的录取线,我可以保证录取他—”

  陈霭太高兴了:“真的?他可以读你的研究生?”

  “就看他喜欢不喜欢这个专业—”

  “他肯定喜欢,他说了,只要能出来读学位,他什么专业都喜欢—”

  “那你叫他好好复习gre托福,你也要想办法留下来,不然的话,等他复习好了考出来,你早回国去了—”

  “但我—怎么留下来?”

  “等这个周末去你老板家时我跟她谈谈—-”

  收拾了一通,把该安的安了,该挂的挂了,该支的支了,该下的下了,滕教授才拍拍双手,满意地说:“这还差不多,像个住人的样子了。”

  陈霭自是感激不尽,无以回报,又要以饭相许,但滕教授说:“这顿饭先记在这里,你以后再请我。今天我请你,我们上餐馆去吃—”

  “为什么要上餐馆去吃?是嫌我菜做得不好吗?”

  “当然不是。今天刚好有个饭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