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陈霭(1)

  (首先谢谢大家积极为这个故事想题目,很多题目都不错,让我爱不释手,恨不得一一为之写个故事。

  网友“山楂精神”提议用“陈霭”做女主人公名字,“罗定”做男主人公名字,然后将故事命名为“陈霭罗定”。

  虽然这个提议有点搞笑,但“陈霭”刚好是我定的女主人公名,而且这个故事也刚好是从女主人公的角度来叙述的,所以我决定先用女主人公的名字暂时命名这个故事,请大家一边看,一边继续寻找合适的故事名字,找到了请随时告诉我。如果在连载途中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名字,那就等连载完之后,大家再根据故事内容确定一个题目。)

  出国对陈霭来说,最大的新鲜之处就是突然有了被人殷勤被人照顾被人追的感觉,这在她几十年国内生涯当中,似乎还从来没有过。

  按说在陈霭那个年代,国内的恋爱大环境仍是以“男追女”为主流。俗话说,有一个坛子,就有一个盖子。一个女生,哪怕长得像个泡菜坛子,也总有一个瓦罐盖子等着来盖她,所以人们印象里无论长得丑长得美的女生,都会有人追,都会有人来献殷勤。

  但陈霭觉得自己以前的确没尝过被人追的滋味,这可能跟“追”的定义相关。如果说“追”就是男生跑来询问一下“我想跟你谈恋爱,你看行不行”,或者派个使者来通风报信,说声“王小二喜欢你,想跟你谈恋爱”之类,那陈霭还是有过几个追求者的。但如果说“追”就是追求者本人主动上门,先不动声色地献殷勤,再坚持不懈地献殷勤,即便被拒绝也百折不回,把殷勤一直献下去,献到赢得女生的芳心为止,那陈霭就没人追过了。

  没尝过被人照顾的滋味,可能跟陈霭的性格有关。她从小就是那种“保护者”性格,如果其他女生因为一个蟑螂、一个蜘蛛、一个黑影惊慌失措尖声大叫的话,那么陈霭肯定是那个大喊“别怕,别怕,有我在这儿!”的主儿。

  陈霭自己也不知道她这个“保护者”性格是如何形成的,她父母从来没这么教育过她,她也没弟弟妹妹需要保护,她家就她这么一棵独苗,又生活在大城市里,按说应该长成一个依赖人的娇姑娘。

  不独环境如此,从遗传角度来讲,她也应该长成个娇姑娘,因为她妈妈就是一个娇姑娘,地主家大小姐,但又在解放军里当过文化教员,历次政治风波都没动她妈妈一根毫毛,嫁了个丈夫又挺随和,所以她妈妈一辈子没改娇小姐脾气。

  但不知道哪个基因发生了变异,陈霭没像妈妈一样成长为娇小姐,反倒成了一个“陈大侠”。

  上中学的时候,班主任对班里的女生盯得挺紧的,发现哪个女生跟男生走得近一点,班主任总要把女生的家长叫到学校来谈话,联合女生家长,齐心合力将爱情的苗苗掐死在摇篮里。

  女生都觉得班主任不公平,就算人家早恋了,那不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儿么?要告状也该男女双方都告吧?怎么光拣女生告呢?怎么不把男生的家长也叫到学校来,告他一状呢?

  当然女生也就是背地里咕咕哝哝而已,没哪个女生敢这样质问班主任。

  班主任禁早恋,但似乎从来没禁到陈霭的头上来过。陈霭也跟班上的男生有来往,一起打球啊,一起写作业啊,甚至一起出去郊游都有过。如果发生在别的女生身上,哪怕只有陈霭的十分之一,班主任也老早就把那女生的家长给找来了,但班主任从来没因为陈霭跟男生交往而把她的家长叫到学校来过。

  这也让班上的女生十分不服,但同样没谁敢去质问班主任。

  后来有几个女生想了个主意,既然陈霭在班主任那里享受这么特殊的待遇,何不以毒攻毒,叫她去质问班主任呢?

  几个女生找到陈霭,向她诉说自己遭到的不公平待遇,一个个都做千古奇冤但又弱不禁风状。

  弱女子诉苦,没人抵挡得住,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融化。陈霭自是早就融化了,不用人说破,就毛遂自荐:你们别难过,等我去跟班主任说说。

  于是陈霭就以“毛主席去安源”(一说“刘少奇去安源”,陈霭的父母对此有不同见解)开展工运的气势,跑去找班主任,雄赳赳,气昂昂,仿佛是代表广大受压迫的劳动妇女去跟资本家谈判一般。

  班主任果真对陈霭另眼相待,不仅没怪她多管闲事,还十分诚恳地对陈霭交底:

  我为什么从女生入手?

  第一,早恋主要是你们女生受害,如果出了事,你们一辈子就完了,但男生什么都不怕,巴不得出事,出了事你们女生就是他的人了,他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

  第二,男生家长也是这个心理,你向他告状,说他儿子在学校交了一个女朋友?只怕是他的脸都要笑开花了,我儿子有种,给咱家找下媳妇了;

  第三,男生到了这个年龄,总是要想入非非的,但只要你们女生不响应,他也就想入非非而已。所以只要把女生的心按捺住了,男生那头不攻自破,落花流水春去也,干瞪眼。

  可能陈霭天生就有谈判的细胞,知道谈判最重要的是把握底线,见好就收。不知道把握底线,就会谈输;不知道见好就收,就会谈崩。陈霭去跟班主任谈判,也不是去寻求绝对公平的,只是要求班主任停止对女生的不公平。既然班主任这么向着女生,那还有什么要为难班主任的呢?遂乐颠颠跑回去向几个女生汇报,几个女生虽然还不能像陈霭那样深明班主任此番举措之大义,但已经被陈霭敢于跟班主任对峙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折服了,陈霭说这是班主任一片苦心,那肯定是班主任一片苦心了。

  从那以后,陈霭名声大响,男生女生都知道她有本事,敢跟班主任硬碰硬,有了委屈都来向陈霭倾诉。而陈霭也更加抱定了“匹夫有难,陈霭有责”的信念,更自觉地当起“工会代表”来,大事小事,只要有人来诉苦的,或者即便没人诉苦,只要她自己觉得不公平的,她都要去伸张一下正义。

  中国工运史上,“工会代表”为工人谋福利,结果把自己谋到被解雇、被下狱、被砍头、被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所幸的是,陈霭这么谋来谋去的,居然也没把自己谋进什么大麻烦里去,不免让她沾沾自喜,觉得刘少奇们因为搞工运被抓牢里去很可能跟她妈妈说的那样,是他们自己没用。

  陈霭就这么一路“谋”下来,一直到医学院毕业,进了医院,当了医生,也没放弃自己这一政治主张。

  话说有一次,陈霭听见护士小王在诉护士长的苦,说护士长郑大姐总是欺负她是新来的,呵斥她,排挤她,给她难看,让她下不来台。小王说得眼泪汪汪的,还有好几个小护士都在旁边帮腔,一下就把陈霭的“工会代表”情结给刺激起来了。她安慰小王说:“别怕,我们联合起来跟护士长斗,我就不信斗不倒她。我最见不得仗势欺人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