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天刚刚开始下蒙蒙细雨时,爱德华把车开进了我家所在的街道。直到这一刻,我才能确信无疑,自己一直和他在一起,在真实的世界里度过了一段短暂的时光。

  然后我看见了那辆黑色的车,那辆停在查理的车道上的,饱受风雨侵蚀的老福特——我听到爱德华在用一种低沉粗噶的声音在喃喃低语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句子。

  站在屋前的门廊里避雨的,是站在他父亲的轮椅旁的雅克布.布莱克。当爱德华把我的卡车停在路基上时,比利的脸冷硬得像石头。雅克布垂下了头,他的神情很是苦恼。

  爱德华低沉的声音有些狂暴。“这是越界的行为。”

  “他来警告查理?”我猜测着,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恐惧。

  爱德华只是点点头,眯缝起眼睛隔着雨幕回敬比利的注视。

  我感到一种心虚的宽慰,查理还没回家。

  “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我提议道。爱德华阴暗的瞪视让我不安起来。

  让我惊讶的是,他同意了。“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不过,要当心。那孩子毫不知情。”

  我对“孩子”这个词有点介意。“雅克布没比我小多少。”我提醒他。

  他随即看着我,他的愤怒骤然消失了。“哦,我知道了。”他咧嘴一笑,向我保证。

  我叹息着,把手放到了门把手上。

  “让他们进屋。”他命令道。“这样我就能离开了。我会在傍晚时过来。”

  “你需要开我的卡车吗?”我主动提出,同时想着要怎么跟查理解释它的消失。

  他转了转眼睛。“我走回家去都比这车快。”

  “你不需要离开的。”我渴望地说道。

  他对我阴沉着的脸一笑置之。“事实上,我确实不会离开的。在你把他们赶走以后”——他阴沉地怒视了一眼布莱克一家的方向——“你还是得让查理准备好会见你的新男友。”他开心地咧嘴一笑,露出他全部的皓齿。

  我呻吟道。“非常感谢。”

  他露出我最爱的弯嘴坏笑。“我马上回来。”他保证道。他的眼睛飞快地瞥了一眼门廊的方向,然后他倚过来,飞快地吻了我一下,就在我下巴的边缘。我的心立刻狂热地跳了起来。而我也瞥了一眼门廊。比利不再是面无表情,他的手紧紧地握住轮椅的扶手。

  “马上。”我强调着,打开门,走进雨里。

  当我小跑着穿过毛毛细雨冲向门廊时,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背上。

  “嘿,比利。嗨,雅克布。”我尽可能爽朗地和他们打招呼。“查理今天出去了——我希望你们没有等太久。”

  “不是很久。”比利耐着性子答道。他黑色的眼睛咄咄逼人。“我只是想把这个带来。”他指了指膝上的那个棕色纸袋。

  “谢谢。”我说道,尽管我根本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你们为什么不进来坐会儿,把自己弄干呢?”

  当我开门的时候,我装作浑然不觉他紧张的监视,然后挥手示意他们走在我前头。

  “来吧,让我来拿这个。”我主动说着,转身关上门。我允许自己最后再看一眼爱德华,他依然等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眼神很严肃。

  “你最好把它放到冰箱离去。”比利把纸盒子递给我,提醒道。“这是一些哈利.克里尔沃特家自制的煎鱼——查理的最爱。冰箱能让它保持干燥。”他耸耸肩。

  “谢谢,”我重复道,但这次是真诚的感谢。“我已经想不出新的做鱼的方法了,可他今晚还会带更多的鱼回家。”

  “又去钓鱼了?”比利问道,眼里闪过一丝微妙的亮光。“还在那个老地方?也许我可以开车过去看他。”

  “不,”我立刻撒谎道,我的脸严峻起来。“他去了一个新地方……但我不知道在哪里。”

  他把我的表情变化看在了眼里,这让他深思起来。

  “杰可,”他说着,依然审视着我。“你为什么不回车里把瑞贝卡的新照片拿过来?我想把它也留给查理。”

  “放在哪里?”雅克布问道,他的声音显得很郁闷。我看了他一眼,但他一直盯着地面,他的眉毛蹙在一起。

  “我想我在那辆卡车里看见了。”比利说道。“你得去把它挖出来。”

  雅克布无精打采地走出屋外,走回雨中。

  比利和我沉默地对峙着。几秒钟以后,这种静寂开始变得尴尬起来,所以我转过身去,径直走向厨房。我能听到他跟着我,湿漉漉的轮椅碾过地上铺着的油毯发出吱吱声。

  我把纸包塞进冰箱拥挤的上格,旋即转身与他对峙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无法读懂的神情。

  “查理得很久以后才会回来。”我的语气几近粗鲁。

  他同意地点了点头,但什么也没说。

  “再次感谢你的煎鱼。”我暗示道。

  他继续点头,我叹了口气,把胳膊交叠在胸前。

  他似乎感觉到我已经放弃了与他闲谈。“贝拉。”他说完,又踌躇了起来。

  我等待着。

  “贝拉,”他再次说道。“查理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是的。”

  他用他隆隆的嗓音小心地说着每个字。“我注意到,你经常和卡伦家的其中一个成员待在一起。”

  “是的。”我简短地重复着。

  他的眼睛眯缝起来。“也许这与我无关,但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你是对的,”我赞同道。“这与你无关。”

  听到我这样的语气,他扬起了灰白的眉毛。“你也许不知道这一点,但卡伦家在保留区声名狼藉。”

  “确实,我不清楚这一点,”我用一种生硬的口吻告诉他。这让他大吃一惊。“但那种评价并不值得赞同,对吗?因为卡伦一家根本从未踏入过保留区,对吧?”我能看出,我不着痕迹地暗示了那个既束缚了他的部落,也保护着他的部落的协议,顿时阻止了他。

  “这倒是真的。”他同意道,他的眼睛充满了提防。“你似乎……很了解卡伦一家。比我意料之中的还要了解。”

  我俯视着他。“也许比你更熟知内情。”

  他仔细地思索着,皱起他厚厚的嘴唇。“也许。”他认可道,但他的眼神很狡猾。“查理也熟知内情吗?”

  他找到了我的盔甲上脆弱的缝隙。

  “查理很喜欢卡伦一家。”我兜着圈子答道。他无疑明白了我在逃避。他的表情很不高兴,但并不讶异。

  “这与我无关,”他说道。“但这也许和查理有关。”

  “不管我是否认为这与查理有关,这始终是我自己的事,对吗?”

  我努力不作出任何让步,我想知道他是否理解了我令人困惑的问题。但他似乎明白了。他思索着,雨水打在屋顶上,成为打破这片沉默的唯一的声音。

  “是的。”他最终投降了。“我猜这也是你自己的事。”

  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谢谢,比利。”

  “不过要好好想想你正在做的事,贝拉。”他极力催促道。

  “好吧。”我飞快地赞同道。

  他皱起眉。“我的意思是说,不要做你正在做的事。”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眼里只有对我的关心,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前门砰地一声响起来,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车里根本没有什么照片。”雅克布人还没到,抱怨声就传来了。他转过拐角时,他肩上的恤衫被雨打湿了,他的头发滴着水。

  “呃嗯,”比利咕哝着,忽然从我身边走开,把他的轮椅转过去面对着他的儿子。“我猜我把它落在家里了。”

  雅克布使劲翻了翻眼睛。“很好。”

  “嗯,贝拉,告诉查理”——比利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就说我们来过,我是说。”

  “我会的。”我喃喃低语道。

  雅克布很吃惊。“我们要走了吗?”

  “查理出去了,要很晚才能回来。”比利解释着,摇着轮椅越过雅克布。

  “哦,”雅克布看上去很失望。“好吧,那么,我猜我们只能回见了,贝拉。”

  “当然,”我赞同道。

  “当心。”比利警告我。我没有会的。

  雅克布帮助他父亲越过门槛。我简短地挥了挥手,飞快地瞥了一眼我空荡荡的卡车,然后在他们离开以前关上了门。

  我在走廊里站了一分钟,听着他们把车倒出去然后开走的声音。我待在原地,等着自己的愤怒和焦虑平息下来。当我的紧张终于稍微褪色的时候,我冲上楼,换下自己考究的衣着。

  我换了好几套不同的搭配,还是不能确定今晚应该穿什么。当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将要发生的事上时,刚刚发生的一切变得无关紧要起来。一旦我脱离了贾斯帕和爱德华的影响,我就开始补上刚才没惊吓的份了。我立刻放弃挑选出一套外出服的打算——随便丢了一件旧的法兰绒恤衫和一条牛仔裤——知道自己整夜都会待在自己的雨衣里。

  电话响了起来,我冲下楼去接。我想听的声音只有一个,任何别的声音都会令我失望。但我知道如果他想和我说话的话,他也许会直接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你好?”我屏住呼吸,问道。

  “贝拉?是我。”杰西卡说道。

  “哦,嗨,杰西。”我挣扎了片刻,才回到现实中来。感觉像是我有几个月而不是几天没和杰西说话了。“舞会怎么样了?”

  “非常有趣!”杰西卡滔滔不绝地说道。无需更进一步的邀请,她就开始一五一十地讲述起前天晚上的所有细节。我在恰当的时候“嗯嗯”和“啊啊”,但很难专心。杰西卡,迈克,舞会,学校——此时此刻,这一切似乎都陌生得不可思议。我的眼睛不停地瞟着窗外,试图从厚重的云层里看出天色的早晚。

  “你听到我说的了吗,贝拉?”杰西恼怒地问道。

  “抱歉,什么?”

  “我说,迈克吻了我!你能相信吗?”

  “太棒了,杰西。”我说道。

  “那么,你昨天做了什么?”杰西卡问道,听起来还在为我的心不在焉而恼怒着。或许她只是有些失落,因为我没有问起更加详细的细节。

  “没做什么,真的。我只是在外头晃悠,享受阳光。”

  我听到查理的车开进车库的声音。

  “你听到任何关于爱德华.卡伦的最新消息了吗?”

  前门被砰地关上了,我听到查理在楼梯底下乒乒乓乓地收拾着他的装备。

  “呃嗯。”我迟疑着,不敢肯定要怎么掰我的故事。

  “嗨,你在啊,孩子!”查理一边走进厨房,一边喊道。我向他招了招手。

  杰西听到了他的声音。“哦,你爸在啊。没关系——我们明天再聊。三角函数课上见。”

  “回见,杰西。”我挂上了电话。

  “嗨,爸爸。”我说道。他在水槽里擦洗着手。“鱼在哪里?”

  “我放进冰箱里了。”

  “我得抢在它们被冻起来以前拿点出来——下午时比利来过,带了一点哈利.克里尔沃特的煎鱼来。”我努力让自己听起来热情些。

  “真的?”查理的眼睛发亮了。“那是我的最爱。”

  在我准备晚餐的时候,查理动手把自己收拾干净。没过多久,我们俩就坐在了桌旁,沉默地吃着晚餐。查理很喜欢今晚的菜式。我则在拼命地想着要怎样进行自己的安排,挣扎着想要找出一种引出话题的办法。

  “你今天一个人都做了些什么?”他问道,猛地把我从沉思里拉了出来。

  “嗯,今天下午我只是在屋外到处转了转……”事实上,只是在下午很晚的时候。我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快乐,但我实在是有些心虚。“还有今天早上,我去了卡伦家。”

  查理的叉子掉了下来。

  “卡伦医生那里?”他惊愕地问道。

  我假装没注意到他的反应。“是的。”

  “你去那里做什么?”他没有捡起他的叉子。

  “嗯,我今晚跟爱德华.卡伦算是有个约会,而他想先把我介绍给他的父母……爸爸?”

  查理看上去像是得了动脉瘤。

  “爸爸,你还好吧?”

  “你要和爱德华.卡伦出去?”他怒吼道。

  啊噢。“我还以为你喜欢卡伦家的人。”

  “他对你来说太老了。”他怒气冲冲地叫嚷着。

  “我们都是高中生。”我更正道,虽然他比他料到的还要正确。

  “等等……”他顿了顿。“哪个是埃德温?”

  “爱德华是最小的那个,长着红棕色头发的那个。”最俊美的那个,最像天神的那个……

  “哦,好吧,那”——他挣扎着——“好多了,我猜。我不喜欢那个老大的长相。我相信他各方面都是个不错的男孩,但他看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