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神思恍惚地向英语教室走去。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开始上课后才走进教室的,这是我第一次在英语课上迟到。

  “谢谢你屈尊加入我们,史温小姐。”马森老师轻蔑地说。

  我闪身冲进教室,飞快地奔到我的座位上坐下。

  直到这节课结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迈克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我旁边。我感到一阵痛彻心扉的内疚。但他和埃里克都像以往一样在门外等着我,所以我估计自己还不致于罪无可恕。当我们一起走的时候,迈克似乎又恢复成了原来的他,开始热切地谈论着这个周末的天气预报。连绵的雨天似乎会在周末稍作停顿,所以他的海滩之旅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尽量让自己显得更热衷些,以补充昨天给他带来的失望。这很不容易:不管下不下雨,气温最高也就四十华氏度,这还得建立在我们运气好的前提下。

  一个上午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我很难让自己相信,爱德华所说的话,以及他注视着我的眼神,不是我自己虚构出来的。也许这只是一个太过逼真的梦境,被我跟现实混淆了。这个设想的可能性,比起我真的对他具有某种吸引力——不管程度大小——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所以当杰西卡和我一起走进自助餐厅的时候,我既不安又害怕。我想看到他的脸,想知道他是不是又变回了过去几周里我所知道的,那个冰冷的、漠然的人。又或者,出于某种奇迹,我真的听到了今天上午我以为我听到的那些话。杰西卡喋喋不休地唠叨着她对舞会的计划——劳伦和安吉拉都邀请了别的男孩,他们都会一起去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心不在焉。

  当我的目光准确地投向他的桌子时,失望吞没了我。另外四个人都在,只有他不在那里。他已经回家了吗?我跟着嘴巴一直没停过的杰西卡穿过人群,只觉整个身心都被碾碎了一样。我完全没有了胃口——我什么吃的都没买,只要了一瓶柠檬水。我只想快点走开坐下,独自咀嚼心中的失落。

  “爱德华.卡伦又在盯着你看了。”杰西卡说着,最终打破了我对他的名字的抽象感。“我想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一个人坐。”

  我猛地抬起头。追随着她的目光,我看见了爱德华。他嘴角弯弯地笑着,正盯着我看。他现在坐着的那张空桌子,与他通常坐的位置分别处在自助餐厅的两头。他一对上我的视线,就举起一只手,用食指示意我过去和他一起坐。我不敢相信地盯着他,他只好冲我使了个眼色。

  “他是在叫你吗?”杰西卡问道,声音里透着近乎无礼的惊讶。

  “也许他需要有人帮助他做生物作业。”为了让她觉得好受点,我低声含糊地说道。“嗯,我最好过去看看他想干嘛。”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睛始终钉在我的背上。

  我走到他的桌子旁,不太确定地站在他对面的椅子后。

  “你今天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坐呢?”他微笑着问道。

  我机械地坐下来,警惕地盯着他。他依然微笑着。很难相信这样美丽的人居然存在在现实之中。我真怕他会忽然消失在一阵轻烟中,然后我惊醒过来,发觉这只是一场梦。

  他似乎在等着我说点什么。

  “今天有点不太一样。”最终,我成功地挤出了几个字。

  “嗯……”他停顿了片刻,然后决定一口气把话说完。“我打定主意了,就算我这是在下地狱,我也要把这一切做完。”

  我等着他说出意思更明确些的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你知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最终还是指出来了。

  “我知道。”他又笑了起来,然后转移了话题。“我觉得,因为我把你偷走了,你的朋友正在生我的气呢。”

  “他们能活得下去。”我能感觉到他们烦人的目光直射着我的背。

  “不过,我不打算把你还回去。”他说着,眼里闪过促狭的光芒。

  我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

  他大笑起来:“你看起来很担心啊。”

  “不,”我说道,但可笑的是,我破音了。“确实,有点吃惊……是什么导致你改变了态度呢?”

  “我告诉过你了——我厌倦了,不想再把自己从你身边赶走。所以我放弃了。”他还是微笑着,但他黑金色的眸子显得很认真。

  “放弃?”我迷惑地重复着他的话。

  “是的——放弃强迫自己循规蹈矩。现在我只想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就由它们去吧。”他解释着,嘴角的笑意有些黯淡,某种生硬的味道在他的语气中蔓延开来。

  “你又让我迷惑了。”

  那抹险些就要消失的微笑重新浮现在弯弯的嘴角上。

  “当我和你说话时,我说出口的永远比想要说的还多。——这实在是个问题。”

  “不用担心——我一句都没听懂。”我挖苦道。

  “我就指望着这点呢。”

  “所以,用通用的英语来说的话,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朋友……”他露出不太确定的神情,若有所思地说。

  “或者不是。”我低沉地说。

  他咧嘴一笑:“好吧,我们可以试试看。但我有言在先,对你来说我不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撇开他的笑容不说,这个警告绝对具有现实意义。

  “你已经讲过很多遍了。”我提醒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些,不去管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抽搐。

  “是的,那是因为你总不专心听我说话。我会一直等着,直到你相信这一点为止。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就应该躲开我。”

  “我认为,你针对我的智商这个话题所发表的意见也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了。”我眯缝起眼睛。

  他一脸歉意地笑了笑。

  “所以,如果我……不够聪明,我们就要试着成为朋友了吗?”我奋力总结出这个令人困惑的交换条件。

  “听起来,完全正确。”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交叠在柠檬水瓶上的双手,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好。

  “你在想什么?”他好奇地问道。

  我抬起头,看进他深邃的金色双眸里,立刻被迷住了。然后,像往常一样,实话脱口而出。

  “我正在努力思考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下巴一紧,但还是努力保持着恰如其分的微笑。

  “有什么进展吗?”他唐突地问道。

  “没什么进展。”我承认道。

  他轻笑着:“那你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我脸红了。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布鲁斯.维尼(蝙蝠侠)和彼得.帕克(蜘蛛侠)之间举棋不定。但我实在不敢承认自己的这些念头。

  “你不想告诉我吗?”他问道,嘴角挂着一抹太过诱人的微笑,慢慢地把头侧过我这边来。

  我用力摇头:“太丢人。”

  “你知道,这太让人沮丧了。”他抱怨着。

  “不。”我很快地否认了,眼睛眯缝起来。“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为什么会让人沮丧——仅仅因为某些人拒绝告诉你他们在想什么——即便他们一直被某人所说的某些具有特别意味的只言片语困扰着,整夜不睡地揣测着某人可能暗示着……所以,现在,这为什么会让人沮丧呢?”

  他扮了个鬼脸。

  “或者更有甚者,”我继续说道,被压抑已久的怨言现在全都毫无节制地爆发出来了。“这样说吧,某人做了一大堆异乎寻常的事——从某天在极不可能的情形下救了你的命,到紧接着就把你视如草芥——而且他还从不对这些行径作任何解释,甚至是在他承诺过以后。这些,同样地,丝毫不让人觉得沮丧。”

  “你正在气头上,对吧?”

  “我不喜欢双重标准。”

  我们都板着脸,看着对方。

  他的目光越过了我的肩膀,然后,毫无预兆地,他窃笑起来。

  “干嘛?”

  “你的男朋友似乎认为我在惹你生气——他正在思考着要不要过来结束我们的争吵。”他又窃笑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冷淡地说。“但不管怎样,我可以肯定,你是错的。”

  “我没说错。我告诉你,大多数人都很容易读懂。”

  “当然,不包括我。”

  “是的。不包括你。”他的语气忽然一变,眼神转为沉思的神情。“我真想知道为什么。”

  我不得不移开视线,以逃避他深邃的目光。我专心致志地把柠檬水瓶的盖子拧开,喝了一大口,然后心不在焉地盯着桌面。

  “你不饿吗?”他问道,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

  “不饿。”我根本不想告诉他我饱得很——憋着一肚子的惴惴不安七上八下。

  “你呢?”我看着他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

  “我也不饿。”我读不懂他的表情——像是他想到了某个私底下的笑话于是暗自发笑。

  “你能帮我个忙吗?”我迟疑了片刻,问道。

  他忽然小心起来:“那得看情况,得看你想要什么。”

  “不会太过分的。”我向他保证。

  他既警惕又好奇地等待着。

  “我只是想知道……下次你为了我好而决定不理会我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提个醒。我好有所准备。”我一边说着,一边埋头看着手里柠檬水瓶子,试验着要转多少圈才能用我的小指把瓶盖打开。

  “听着还算合理。”我抬起头,发觉他正用力抿紧唇,以免让自己笑出来。

  “非常感谢。”

  “那么,作为回报我要索取一个回答咯?”他要求道。

  “就一个。”

  “告诉我你的一个理论。”

  呜哇。“换一个。”

  “你没限定我不能问什么,你刚刚承诺过的,要给我一个回答。”他提醒我。

  “同样,你也违背了你的承诺。”我反将一军。

  “就一个理论——我不会笑的。”

  “不,你会的。”我对此相当肯定。

  他垂下头,然后抬起眼,透过他又长又黑的睫毛盯着我。他黑金色的眼睛发出灼热的光芒。

  “好吗?”他侧向我,低语道。

  我眨了眨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干得好,他是怎么做到的?

  “呃,什么?”我晕乎乎地问道。

  “告诉我吧,就说一个小小的理论。”他的眼神依然左右着我。

  “嗯,好吧,被一只带放射性的蜘蛛咬了一口?”或许他还是个催眠师?又或者,我刚好是那种可悲的容易被摆布的家伙?

  “你甚至根本没沾边。”他揶揄道。

  “不是蜘蛛?”

  “不是。”

  “跟放射性无关?”

  “毫无关系。”

  “靠。”我叹了口气。

  “氪石也耐我不何。”他轻笑着。

  “你说过你不会笑的,还记得吧?”

  他竭力绷住脸。

  “总有一天我会猜出来的。”我警告他。

  “我希望你不要轻易尝试。”他又认真起来。

  “因为……?”

  “如果我不是一个超级英雄呢?如果我是坏人呢?”他戏谑地笑着,眼神却深不可测。

  “哦,”我说道,仿佛他暗示着的许多事情忽然间水落石出了。“我知道了。”

  “真的?”他脸色陡然一沉,就好像他害怕着自己不小心又透露得太多。

  “你很危险?”我猜测着,然后直觉地意识到了我所说出的真相——我的脉搏不由得加快了。他很危险。他自始至终都在试图告诉我这一点。

  他只是看着我,眼里涌动着我无法理解的情绪。

  “可你不是坏人。”我摇着头,低声说道。“不,我不相信你是坏人。”

  “你错了。”他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他垂下眼帘,侵占了我的瓶盖,在手里把玩着。瓶盖在他修长的手指之间飞快地旋转着。我看着他,想知道为什么我丝毫不感到害怕。他想要表达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太明显了。但是,我只感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